学术服务内容

在线编辑 学术顾问

咨询率高的期刊

文学论文

传播主体对传播效果影响的实现方式

时间:2017年04月19日 所属分类:文学论文 点击次数:

这篇艺术论文投稿发表了传播主体对传播效果影响的实现方式,新媒体时代的到来,让我们的生活增添了色彩,论文探讨了传播主体对传播效果影响的实现方式以及传播主体未来的转变方式,意见领袖”和自媒体成为了如今音乐信息传播的重要主体和阵地。

  这篇艺术论文投稿发表了传播主体对传播效果影响的实现方式,新媒体时代的到来,让我们的生活增添了色彩,论文探讨了传播主体对传播效果影响的实现方式以及传播主体未来的转变方式,意见领袖”和自媒体成为了如今音乐信息传播的重要主体和阵地。

艺术论文投稿

  关键词:艺术论文投稿,自媒体,传播主体

  一、传播主体的多样性

  新媒体时代赋予了人们多重角色,对于信息的传播不再是某些阶层的特权,也不再只是某种或某几种声音的单调广播,而是众生喧闹的场所。这个时代产生的传播主体也是在新媒体语境下特有了,前无古人,不知是否后无来者。谈到影响音乐传播效果的重要一环的传播主体,他们也许可以被叫做:微博博主,自媒体人,艺人,或者是乐评人。微博博主,其实是自媒体人的一种,但自媒体人的概念又不仅限于微博上面活跃的个人或者团体。自09年微博诞生以来,就有不计其数的人群不断地涌到这棵大树“落脚栖息”,他们叫“微博博主”,后来又有了更为专业的称谓:自媒体人。自媒体人就是无数个你我他,没那么神圣,却神奇的以一种既定的规则平稳地运转着。在互联网时代,似乎信息的传播是从传播主体主动地发出那个“传播”的动作开始的。互联网时代为我们带来了快速联通全球的便利,却带来了信息碎片化、分散化的弊端,这时应运产生了众多知名“大V”,为我们提供经过整合的信息,以及让我们透过他打开的窗去看墙外的世界。因为国家政策的限制,中国网民进入外国网站搜寻音乐信息的难度异常大,但是因为这些不辞辛劳的“大V”的存在,他们打破了我们获取外国信息的那堵墙,达到“零时差”的信息获取。

  而且由于中国网民对于外国网站的不了解,即使顺利“翻墙”出去,也存在着语言和缺少信息获取渠道的障碍,“大V”就会把在国外各网站上获取的信息翻译成中文,并对于音乐信息进行不光横向的整个行业的概括,还包括对于每个部分纵向的细分,大大增强了信息传播的效果。知名微博博主还会通过议程设置的方式,控制信息的舆论走向和传播对象的选择。当广大网民对于音乐信息的获取大大依赖于提供几乎是一手资料、却具有较强主观性的这些“大V”时,那网民对于信息的获取以及思考就会很容易受到影响和牵引,这些博主可以选择让我们知道,让我们只知道其中的某部分,或者是对于事实进行歪曲并参杂主观情感的改编,此时即使网民不是对于所有信息都无力分辨的任人宰割的羔羊,却也会对网民的理性思考造成干扰,就这点看来这种意见领袖的存在足以对传播效果产生或正面或负面的影响,且因为各大平台上对于“大V”的培育,他们越来越成为影响传播效果的关键.

  二、传播主体对传播效果影响的实现方式

  传播主体传播的信息内容包括:音乐音响、视频资料、乐谱、音乐软硬件资源、演奏家或歌手等的个人演出信息、社会音乐事件报道及评论等。传播主体对于传播效果的影响方式通常是舆论方向的引导、信息和资源的分享等。传播主体对于舆论方向的引导,通常是主体主观意愿和外部环境结合的产物。还是以知名音乐博主“耳帝”为例,他在4月22日的微博上转发了这么一条消息:我们首先注意到了此条微博最前面的话题:山人乐队音雄好汉,这是一个非常醒目且明确的宣传营销行为,在电视综艺节目泛滥的当今,人们为了追求感官刺激渐渐迷失在了各种猎奇、哗众取宠的引进节目之中,而像“中国好歌曲”这种优质中国原创音乐类节目却不温不火乏人问津,此时我们需要借助的就是这种拥有百万粉丝量级的微博“大V”的影响力,让这个节目在更广泛的人群中传播。

  并且,耳帝本身就是一个流行音乐乐评人,那么关注耳帝的也必然是一群有着共同喜好的音乐受众,因此通过耳帝的微博对于节目的宣传可以借助这种群体的细分使得传播效果更加的集中,更容易达到预期的宣传效果。其次,便是耳帝对于少数民族音乐的强调和宣传。中国的音乐创作正处在一个瓶颈期,想要让整个音乐产业从沉睡中复苏需要顾全很多方面,同样也有非常多的短板需要补足,首先就是音乐中属于我们自己民族元素的缺失,欧美电音和韩国电子舞曲席卷过后的中国乐坛,我们的音乐还保留了多少本民族的特质,这个问题让人堪忧。

  三、传播主体未来的转变趋势

  早期的信息发布和传播是某些阶层的特权,媒介则是他们表达自己意志的发声器,更广大的受众只能被动接受却无力反抗与自己相背的观念输出,但是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的出现,使这个局面被扭转。人们不再只是被动接受信息,而是更加主动的去根据自己的喜好搜索自己需要的音乐信息;信息不再只是有去无回的单向传输,受众开始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且这些观点可以被传者及时的接收;更加重要的是,新媒体时代的“去中心化”特性让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自媒体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不再人云亦云,而是做自己大脑的主人,甚至是对别人的思考产生影响,这些都是在新媒体出现之前人们未曾想到的。自媒体让每个人都是中心,却又让“中心”的观念淡化了。这种每个人都自成中心的形式与之前的“一家之言”相比,似乎传播重点更加的分散,传播效果也被削弱,但是这却是更加个性化的受众市场所需要的。

  受众由于自身知识结构、教育环境、性别、年龄等差异的存在,在他们联入互联网之时就已经带有其自身不同的个性和差异,需要传者对他们进行细分和区别对待,而正是这种差异的存在,才使得去中心化和传播分众化更加的必要,如果是把同质化的信息传递给了对信息有不同需求的个体,那只会得到事倍功半的效果,更不用提传播效果的达成。就如我们选择利用拥有众多流行音乐粉丝的耳帝来宣传流行音乐,而恰巧耳帝的特长也在于此,所以他在运营自己的自媒体平台时便会有意的偏向流行音乐的部分,我们却很少选择利用独立音乐的平台来宣传大众音乐文化,这种“混搭”不光不会带来更多的关注,反而会使用户产生厌烦情绪,不利于微博自身的发展。去中心化也是一种信息多样性传播的传播效果的体现。时代的越发展人们对于多元文化的包容就会越高,多种观念的涌现和发声也是不可抗拒的趋势,正是有了自媒体的出现,才有了人们接触到更多元观念的可能,从一点到无数多的点,就是一个单一到多元的转变,才有可能实现这种多样性的传播效果的达成。

  [参考文献]

  [1]郭庆光.传播学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曾遂今.音乐社会学.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3]于美军.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的把关.山东大学

  [4]包兆会.新媒介时代流行音乐变现方式的变化.南京大学

  作者:王亚男 单位:中国传媒大学

  推荐阅读:《艺术广角》(双月刊)创刊于1987年,由辽宁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是一份综合性的文艺理论评论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