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服务内容

在线编辑 学术顾问

咨询率高的核心期刊

文学论文

钧瓷艺术品名称的语言文化研究

时间:2020年07月22日 所属分类:文学论文 点击次数:

【提要】本研究认为作为国礼、藏品及参赛品的钧瓷艺术品的名称在语音、构词及文化表达方面,相对于一般的钧瓷名称都有所不同。本研究对搜集到的252个钧瓷艺术品的名称进行分析发现,三、四音节的名称以及不带通名的名称占主流,作为国礼的钧瓷艺术品名称中的

  【提要】本研究认为作为国礼、藏品及参赛品的钧瓷艺术品的名称在语音、构词及文化表达方面,相对于一般的钧瓷名称都有所不同‍‌‍‍‌‍‌‍‍‍‌‍‍‌‍‍‍‌‍‍‌‍‍‍‌‍‍‍‍‌‍‌‍‌‍‌‍‍‌‍‍‍‍‍‍‍‍‍‌‍‍‌‍‍‌‍‌‍‌‍。本研究对搜集到的252个钧瓷艺术品的名称进行分析发现,三、四音节的名称以及不带通名的名称占主流,作为国礼的钧瓷艺术品名称中的文化因素更为突出‍‌‍‍‌‍‌‍‍‍‌‍‍‌‍‍‍‌‍‍‌‍‍‍‌‍‍‍‍‌‍‌‍‌‍‌‍‍‌‍‍‍‍‍‍‍‍‍‌‍‍‌‍‍‌‍‌‍‌‍。名称也是钧瓷文化的传播途径‍‌‍‍‌‍‌‍‍‍‌‍‍‌‍‍‍‌‍‍‌‍‍‍‌‍‍‍‍‌‍‌‍‌‍‌‍‍‌‍‍‍‍‍‍‍‍‍‌‍‍‌‍‍‌‍‌‍‌‍。希望本研究能够引起钧瓷界的关注,通过有效的命名方式促进钧瓷产业的健康发展。

  【关键词】钧瓷艺术品名称语音语用

钧瓷艺术品

  钧瓷艺术由于其窑变带来的美感,把瓷器的凝厚与斑斓的色彩相结合,使钧瓷艺术品在现代社会依然具有十分独特的民族风格和悠久多姿的民族文化。作为国礼、藏品及参赛品的钧瓷作品,其行业价值、文化价值、商业价值远远高于市场上的一般钧瓷商品。因此我们把此类钧瓷作品统称为艺术品。近年来,钧瓷艺术品经常在重要场合被作为国礼送给外国领导人,也有一些其他国家的博物馆会收藏钧瓷艺术品。我们对作为国礼、藏品及参赛品的钧瓷艺术品的名称进行了搜集和分析,并与2018年我们所总结的一般钧瓷商品名称进行了比较。

  本次研究着眼于对被作为国礼的、被国内外博物馆收藏的以及参加展出的钧瓷艺术品,还有国内外赛事上获奖的钧瓷艺术品的名称进行分析。笔者在调查时把被作为国礼的、被国内外博物馆收藏的以及参加展出的钧瓷艺术品作为第一类(以下简称第一类),把国内外赛事上获奖的钧瓷艺术品作为第二类(以下简称第二类)。本次研究主要采用实地调查、网络搜集等方式,搜集到的艺术品名称共计252个,其中第一类101个,第二类151个。

  一、两类钧瓷艺术品名称在语音方面的特点

  笔者在2018年对钧瓷商品名称进行调查时发现,“钧瓷商品名称的音节数量主要集中于三四音节部分,两项相加占到69%以上”。此次在对两类钧瓷艺术品名称的音节情况进行比较,我们发现,三音节和四音节都是钧瓷制品名称中使用最为集中的。第一类钧瓷艺术品名称中,三音节和四音节的使用比例都在40%;第二类钧瓷艺术品名称中,三音节的使用比例都在45%左右,四音节的使用比例在25%左右。两类艺术品的三四音节的使用比例都占到70%以上,这个比例与一般钧瓷商品名称三四音节的使用比例基本一致。但是在一般的钧瓷商品名称中,还出现了八音节以上的名称,多的甚至达到十五音节。但是在钧瓷艺术品名称中,单音节的有2个,只存在于第二类中,音节数最多的也就八音节,并且五音节及以上的名称占比(第一类9.8%,第二类15.79)远远低于钧瓷商品中该部分的数值(21.88%)。

  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作为一件艺术品的名称,首先要完整系统地表达作品的内涵,因此单音节或者双音节的名称在传情达意上信息量往往不够。作为国礼或者参加比赛的艺术品,在传递信息时除了要表达完整的意思,还要严格遵循语言简洁的原则,用更为凝练的文字充分表达出作者的创作意图,同时尽量使受众通过名称能够感受到作者赋予作品的艺术性。

  汉语词汇具有双音节的特点,作者采用一个双音节的词语表达作品寓意,往往在后面使用一个表示器型的词,例如“秋韵瓶”。因此三音节名称的使用比例也在40%左右。四音节与中国传统的成语表达方式一致,并且我们搜集到的四音节的钧瓷艺术品名称也多为成语,成语本身含有丰富的意义、且具有中国古典文化韵味,符合钧瓷艺术品的特点。另一方面,由于汉语的双音节特点,还有一定数量的四音节是两个双音节一起使用的,例如“玉蟾纳福”等。因此使用四音节的名称占比较高。

  一般的钧瓷商品在命名时由于没有过多的限制、甚至在命名时比较随意,所以在想表达多个意思时会使用音节较长的名字。但是在钧瓷艺术品中,由于场合的限制,必须言简意赅地表达创作意图。因此,五音节及以上的名称在艺术品名称的比例不到10%,远远低于一般钧瓷商品此类名称的数值。

  二、两类钧瓷艺术品名称在构词方面的特点

  “南京博物院对博物馆藏中国产瓷器编日卡的正式全称定名为:时代(Ⅰ)+窑口(Ⅱ)+装饰手法(Ⅲ)+纹样(Ⅳ)+器型特征(Ⅴ)+质地(Ⅵ)+器型(Ⅶ)”,例如“唐长沙窑青黄釉褐彩花卉纹瓜楞瓷壶”。我们在2018年对钧瓷商品名称进行搜集时也发现了类似的名称,例如:“手拉胚镂刻贴塑莲花纹笔洗”。但是在此次搜集到的252个钧瓷艺术品名称中,这样的只有4个。这主要是因为博物馆中的定名方式是为了更为全面地展示瓷器本身的信息,更为快捷地查找到该藏品。但是作为国礼、藏品或者参赛品,其名称的主要功能是为了传达作品的寓意,而其烧制的时代、手法等信息,相比之下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我们在对252个艺术品名称的构词进行分析,其中不带通名的有95个,占到全部名称的37.94%,这个数值略高于钧瓷商品名称中不带通名的比例。

  我们以数量较多的三音节和四音节的名称为主要的分析对象,通过分析我们发现,三音节名称共有108个,其中不带通名的数量仅有7个,比例为6.48%,例如:“鸿运来”“玉逍遥”。但在四音节名称里,一共有80个,但是不带通名的就有65个,比例达81.48%,例如:“富士霞光”“洪福齐天”。究其原因,对于三音节名称,其不带通名的数量极少。这主要是因为汉语中双音节的词占多数。因此作者会选择一个双音节的词来作为名称,为了使创作者根据名称能够更直观地了解艺术品,于是会加上表示器型的通名。而四音节中不带通名比例较高的原因是作为国礼或者参赛的作品,作者多选择与作品寓意相呼应的两个双音节词或者直接用成语来命名。

  三、两类钧瓷艺术品名称在文化内涵表达方面的特点

  由于之前我们在分析时提出过,第二类为获奖作品名称。作为参加比赛的作品,作者在命名时除了要表达寓意,同时也十分注意陈述器型。因此在获奖作品中,多数名称是“扁肚瓶”“手拉玄纹尊”“旺财狗”等,文化寓意不够突出。因此我们只对第一类进行分析。

  在第一类被作为国礼的、被国内外博物馆收藏的以及参加展出的钧瓷艺术品101个名称中都与文化有关联。其中与民族信仰有关的“龙运乾承、玉蟾纳福、貔貅印玺、凤鸣樽”等7个;与动物相关的有“汗血宝马、太平有象、锦鸡送福、象天鼎”4个名称中含有动物的词语,且这些动物在传统文化中表示美好、吉祥的寓意;与宗教相关的有“达摩哺雀尊、观音瓶、莲花尊”等4个;与植物相关的只有“盛世荷美、葵花尊”等4个;与人物相关的只有“文财公比干、伟人尊、总理杯、太白尊、将军尊”6个,且这些人物在历史或者文化中都有一定的影响力;与特殊时间、事件相关的只有“北京奥运·长城鼎”1个;使用成语的有“花好月圆、吉祥如意、珠联璧合”等7个;剩余的都是通过其他一些表示美好寓意的词语来命名的,例如“收获、鸿运来、谐宝尊、润泽四方、盛世祥瑞鼎”等,此类数量最多,有68个。

  究其原因,我们认为,作为国礼出现在重大外交场合,钧瓷艺术品往往被赋予了丰富的意义。但是由于事关外交,命名者除了要从寓意本身去考量艺术品的名称,还要尽量避免由于宗教、习俗等引起的文化冲突。例如“观音瓶”如果对方国家信奉佛教,那么这就是一件不错的礼物,但是,如果对方国家信仰其他宗教,那么,此作品一定不会被此次外交选为国礼赠送对方;再如“龙”在中国就有吉祥的寓意,但在美国等国家就有邪恶之意。因此,作为国礼的艺术品,其名称中绝对多数是选择一些没有明显宗教信仰、民族信仰等标记的词语来表达美好寓意,以避免在重要外交场合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问题‍‌‍‍‌‍‌‍‍‍‌‍‍‌‍‍‍‌‍‍‌‍‍‍‌‍‍‍‍‌‍‌‍‌‍‌‍‍‌‍‍‍‍‍‍‍‍‍‌‍‍‌‍‍‌‍‌‍‌‍。

  文学艺术评职知识:艺术设计专业可以评什么职称

  四、小结

  钧瓷艺术品是古代艺术的瑰宝,在现代社会的重要场合又承担着诸多美好的寄托。给钧瓷艺术品起一个好名字,让它能够既体现本身的创作艺术,又含有丰富的寓意。例如“富士霞光”。其本身是一件天青釉鸡心盘,在烧制时经过窑变,盘子下方看似一座山,左上角出现一点鸡血红。本身不算是一件特别精美的作品。但是在命名时选择了“富士霞光”,现在被日本天皇收藏在宫中。由此可见,名称对于一件钧瓷艺术品来说十分重要。

  本次研究通过对钧瓷艺术品名称的语音、构词和表达文化内涵三个方面进行了分析,并且与钧瓷一般商品名称进行了对比。我们发现,一件好的钧瓷作品想参赛获奖,甚至被收藏、被选为代表中国的国礼,那么其名称必然十分重要。“在新媒体语境下,命名已不仅仅只是对世界的认识和理解,而已成为一种传播方式。”

  在现代社会,钧瓷艺术的发展关涉到更多方方面面的问题,但是目前的钧瓷业内人士多关注的还是技法本身,诸如钧瓷命名的问题还没有引起重视。本研究在分析钧瓷商品名称的基础上又进行了钧瓷艺术品名称的分析,以期引起相关人士的注意,促进钧瓷产业更好发展。

  参考文献

  霍华1989《南京博物院藏瓷器标准化命名方法》,《东南文化》第10期。

  梁蕾2018《钧瓷商品名称的语言文化分析》,《许昌学院学报》第5期。

  罗小凤2018《命名作为一种传播策略——论新媒体时代诗歌的“命名热”》,《南方文坛》第7期。

  作者:梁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