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服务内容

在线编辑 学术顾问

咨询率高的期刊

文学论文

戏曲艺术的灵魂——舞台灯光艺术

时间:2020年05月16日 所属分类:文学论文 点击次数:

戏曲艺术是集戏曲、歌舞、话剧、武术、杂技等综合性艺术表演体系。舞台灯光则是戏曲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同导演和舞美设计一道对剧本进行二度创作,为演员进行照亮舞台,提供表演的二度立体空间,描绘舞台上剧情的环境和过渡时间,对剧情的发展进行渲

  戏曲艺术是集戏曲、歌舞、话剧、武术、杂技等综合性艺术表演体系。舞台灯光则是戏曲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同导演和舞美设计一道对剧本进行二度创作,为演员进行照亮舞台,提供表演的二度立体空间,描绘舞台上剧情的环境和过渡时间,对剧情的发展进行渲染、烘托、递进和转变,塑造和刻画剧中人物的形象和性格以及内心世界的变化。因此而谓之“戏曲艺术的灵魂”。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灯光设备也在日益革新升级,高科技尖端电子产品的上市,更是为灯光艺术的发展提供了能源和燃料,也为现代灯光艺术的追求者铺建了创作道路。

中国戏曲艺术

  灯光从远古时期的人类夜燃篝火而起源,发展到今天高科技电脑灯控设备,让戏曲舞台灯光艺术前景更加辽阔和宽广,舞台灯光以单一的照明而升级到烘托剧情,刻画人物,再现环境,创造空间以及色彩光源的运用,参与了舞台艺术的表演,成为了戏曲舞台上必不可少的创作演出部门,在各种艺术形式演出中展示了无穷的魅力,开辟了灯光艺术的新天地,同时,为灯光艺术爱好者提供了发展的空间和挥洒的平台,也给灯光设计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深奥的课题。

  那么,作为舞台专业灯光师而言,我们如何去探索创新舞台灯光艺术、如何去追寻和描绘舞台灯光艺术呢?首先,我们要认清主题思想,清晰思路,明确灯光在剧中的任务。通过与导演、舞美设计、编剧、音乐等部门的沟通和统一配合进行二度创作,共同创造出完整、形象、生动、灵活的舞台艺术,渲染戏曲特定的舞台气氛,让观众进一步了解剧情,与剧中人物交流情感,心心相通,在美轮美奂的感观中、在娱教娱乐的感觉中享受舞台艺术的无穷魅力。

  在灯光的运用中我们必须抓住一下几点:一运用强烈的色彩来感染主题。越调《尽瘁祁山》一剧,描述了诸葛亮五出祁山,征伐曹魏,期望统一华夏,光复汉室。后因劳累过度,壮志未酬,满怀遗憾和对亲人的思恋,身殉五丈原,令后人千古追思。在灯光的设计中,就大胆地运用有色光源,以大红色烘托战争的残酷、激烈和浩荡来作为铺垫,创造震撼人心的战争场面;在开幕曲音乐旋律演凑的同时,灯光随着音律节奏渐渐升起,满台的大红光源把整个舞台照亮,在舞台后景区,特效灯光烘托出一组战车残骸,硝烟弥漫,让观众的视线集中在舞台人物的聚焦处,让他们用眼看,用耳听,用心去体会。

  司马都督在众将的护卫下仓皇逃离,灯光色调也随之变化,转到以浅蓝光为主的夜空中。在“金殿”一场戏中,以金黄色光来渲染皇家和皇权的尊贵和威严,运用支点光和定点光突出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威和诸葛亮的沉稳、忠诚的形象,烘托出孔明丞相忧国忧民,辅助幼主一统华夏,光复汉室的远大理想和决心。丞相府运用逆光轮廓和侧光加淡绿色光源,突出描绘了诸葛亮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的博大胸怀和清雅温馨的生活情调。

  “祭灯”一场戏是该剧的高潮,灯光充分运用深蓝色光,一束流远光逆射,在音乐声中,烘托出诸葛亮身心憔悴,忧心重重的内心情感,思念家乡亲人时,灯光随着主人公的思绪而变换,加之干冰的运用,在舞蹈中,加以色彩渐变,此时此刻,展现在观众面前的一幅美轮美奂的仙家境界。利用灯光刻画出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高尚品格,让观众在眷恋中,几分的凄伤,几分的遗憾,几分的思恋,随着感观视觉转入内心的情感触发,黯然泪下,追思古人。

  二是运用灯光技巧和特点突出主题。根据舞美设计的舞台风格和各种场景,利用成像灯和舞台聚光灯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布光,创造出演员的表演空间和展现音乐所表达的情感气氛。越调《远山春雨》就充分地利用灯光技巧来为该剧突出主题,其基调多以淡蓝色光为主,青绿色调为辅,焦点主要集中在“春”字上,揭示主人公向往未来和春天般幸福生活的内心情感变化。

  在一室二夫一场戏中,成像灯把舞台分割成两个不同的环境,一冷一暖的鲜明对比把两个男主人公的内心情感的交织毫不保留地揭示给观众。李正跳崖自杀,在特定的环境中,运用深蓝色光源布出一条上山之路,终点处运用顶逆红光点射,把李正一个平凡的人矛盾的心理变化由苦恼、烦闷、解脱到理解、无私、放弃自己,以换取妻儿的幸福生活进行升华。合理的运用灯光技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把人物刻画得淋漓尽致,使观众和剧中人交融互通,把编剧的初衷和期望以及导演的真实意图体现出来。

  也让观众进一步对剧中人物了解,加强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沟通。再则就是运用虚实结合手法,合理分布灯光,为全剧服务。作为舞台灯光艺术照明,它区别于其他舞台形式的灯光。戏曲舞台是一个虚实反差很大的艺术表演形式,所谓“六七人百万雄兵,三五步走遍天下”充分地阐明了这一道理。戏曲舞台既要有顺序地合乎逻辑地把舞台环境体现出来,又要符合戏曲表演程式化与虚拟化的规律。比如越调《老子》一剧,老子的思想主线就是“大象无形,无为而为”既有空灵空旷之感,又富有真实立体之意。

  该剧就大胆运用虚实结合的手法,灯光根据基本照明的元素,合理地体现演员的表现形式,再现虚拟化的场景,结合演员的各种表演技巧,合理运用灯光的分布,结合灯光设备的特性,再融入现代高科技灯光技能,把舞台特定的环境勾绘得既有现实景物的立体感,又富有老子思想中空灵的美感,从视觉感观到听觉感观达到一个很高雅的境地,让观众看得明白,听得过瘾,悟出高深的道理而受到感染和启迪,迎合观众的欣赏要求和需求。

  《情探》一场戏中,我们运用了虚拟写意的灯光手法,老子骑青牛西行函谷关,在舞台的后区运用四台成像灯勾勒出一条亮丽的光束,在这个表演区里,既有蛊惑二仙的出现,又有老子骑青牛的身影,它就是虚拟的两个不同的环境,即是天上,又是人间。利用虚实结合的手法,让观众随着感情思维的变化熟悉环境,改变环境。

  一部好的作品,无论怎样编、排、演,要打造成有血有肉、丰富多彩的艺术精品,不能单单注重于表演形式,而更要注重于剧本的内容和生活情趣,给灯光师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让戏曲舞台灯光这一“戏曲艺术的灵魂”在戏曲舞台上发出更加绚丽多彩的光芒。作为灯光艺术爱好者,要更加努力和自信,不断创新和进取,根据时代戏曲艺术和现代观众的审美需求,保持传统的戏曲艺术精华,设计出具有时代气息和现代魅力的灯光作品。这样,才无愧于“戏曲艺术的灵魂”的美誉。

  文艺方向论文投稿刊物:《戏曲艺术杂志》关注国内外最新的学术发展方向,全面展示学院的各项科研成果,既能使外界更了解中国戏曲学院的教学科研水平,也能为致力于戏曲研究的同仁们提供全面、丰富的资料来源,并保持它的学科性和通俗性和趣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