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服务内容

在线编辑 学术顾问

咨询率高的期刊

文学论文

文化类论文论文范文(两篇)

时间:2017年06月07日 所属分类:文学论文 点击次数:

下面是两篇文化类论文,第一篇论文介绍了图像思维如何建立中医象思维,中医象思维的形成需要借鉴图像思维的方式,能培养出中医独特的“象”思维。第二篇论文探讨了传统文化符号的借用与重构,运用互联网思维,使动画电影呈现出鲜明的互联网气质。

  下面是两篇文化类论文,第一篇论文介绍了图像思维如何建立中医象思维,中医象思维的形成需要借鉴图像思维的方式,能培养出中医独特的“象”思维。第二篇论文探讨了传统文化符号的借用与重构,运用互联网思维,使动画电影呈现出鲜明的互联网气质。

时代文学

  《图像思维如何建立中医象思维》

  [摘要]思维是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重要工具,而以“象”为基本元素的象思维作为中医的重要思维方式,与以“图像”为基础的思维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指导着中医通过特殊的物象、图像来进行思维。我们认为,中医象思维的形成需要借鉴图像思维的方式,利用人脑所具有的联想、想象的机能,将先入为主的语言概念转为以精气、阴阳、五行、藏象理论中的物象之变化来类比人的生理、病理,再利用在脑海中所形成的图像进行中医理、法、方、药的思考。只有重拾图像思维的能力,才能培养出中医独特的“象”思维。

  [关键词]中医;象思维;图像思维

  意识是物质世界长期发展的产物,属于人脑机能对于物质世界的主观映象,而以意识为基础的思维是人类所具有的高级认识活动,其建立在人脑固有的成像、语言、感觉能力之上,是以大脑感知的对象为基础,通过分析、综合、逻辑、推理、判断等方式,发现或概括出事物现象之间复杂联系的大脑运作活动。马克思指出:“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入人的头脑并在人的头脑中改造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思维的形成过程与大脑认识活动的“观念”形成原理相同,是物质“移入”人脑,经由人脑改造的过程。物质“移入”人脑并改造的途径,主要分为具象思维[1]和抽象思维两类,而具象思维的主体部分与“象”思维一致,均以具体的图像、文字作为思维的基础。两类的思维方式均产生于物质世界的长期发展,并长期存在及发展于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活动中的各个领域,其中具象思维出现的时期远早于抽象思维。中医学在形成之初受到当时人类思维方式的影响,故以“象”思维为基础,因此,探究中医“象”思维对于认识、运用中医及领悟中医独特的思维方式具有重要意义。

  1象思维与图像思维

  “象”字,狭义指代动物大象之形象,广义则指眼见之形象,如天、地、人以及万事万物之形象。“象思维”一词由哲学家王树人先生提出,并为中医学术界所接受。所谓“象思维”,就是以象为基本元素的思维[2],而有别于以概念为基本元素的抽象思维,并非把事物的一切可感形象抽调后得到的反映事物内在本质的思维形式,而是可以直接以“图像”的方式,通过人脑对图像的联想、想象、比类等方式来思考和概括事物变化、本性及相关联系的一种思维方式。从“象”形汉字来看,其形成便是物象简化的表达,所形成的单个汉字亦是一幅图像。象形文字产生的过程是图像思维与抽象思维的结合,以原本记忆于脑中的物象、图像为基础,人脑机能使物象变动形成图像思维再通过抽象思维,将事物的物象简化并转变为抽象后的汉字图像。

  华夏文化中各种各样的中国特色创作形象,如各类仙魔雕塑、楼阁建筑、水墨图画及汉字文艺作品等等,亦无不体现着中国“象”思维方式的特色,以具体的意象姿态承载着中国人脑中独特的思维文化。概念思维科学研究证明,人类原始的思维方式都是意象思维[2],随着语言、文字的产生,意象思维才开始分化出抽象、逻辑思维,再发展形成“象”思维和概念思维两大类。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遵循着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的规律。在远古时代,人类只能以图像为记忆点,通过五官感觉收集世界万物的信息,以视觉为主体,从而获得“象”思维的第一个基础———物象,脑中物象的变化产生了人类最基础的思维方式。随着人类智慧的进步,人类逐渐将脑中之象转变为语言,随后再转变为象形文字,借助物象的主体来抽象、构建文字,以形表意,形成了象思维的第二个基础———文字。

  因此,汉字是“象”思维的产物[3],单个汉字也包含着最原始而形象的思维方式,再由多个汉字形成连续的思维,进一步则形成抽象的概念思维。据考古研究发现,最早出现的人类距今约500万年前,而语言、文字的出现距今约几万年,可以推断人类运用与锻炼象思维的时间是远长于抽象逻辑思维,因而人类大脑所开发出来的图像思维记忆能力应大于抽象逻辑思维记忆能力。譬如,人脑若不借助外用工具,如笔、纸、墨等,却可以运用脑中的图像来记忆大量的信息,如中世纪的罗马房间记忆法,便是利用人脑中已记忆牢固的图像,通过联想、想象将要记忆的数字与图像连接,从而记忆大量数字。鉴于此,探究象思维对于发展人的思维能力的意义深远。但是目前学者对于象思维过程的定义尚没有统一,仅有少部分明确指出象思维是以物象、图像来进行思维的。

  于春海[4]提出,取象思维方式在思维过程中离不开物象,以想象为媒介,运用客观世界具体的形象及其象征性符号进行表述,依靠比喻、象征、联想、推类等方法进行思维。梁永林等[5]认为,以象思维指运用带有直观、形象、感性的图像、符号等象工具来揭示认知世界的本质规律,通过类比、象征等手段把握认知世界联系的思维方式。邢玉瑞[6]将象思维界定为:以客观事物自然整体显现于外的现象为依据,以物象或意象(带有感性形象的概念、符号)为工具,运用直觉、比喻、象征、联想、推类等方法,以表达对象世界的抽象意义,把握对象世界的普遍联系乃至本原之象的思维方式。故我们认为,象为基本元素的象思维与以“图像”为基础的思维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然而中国现代教育受着西方文明的影响,以象思维为基础的思维方式发生了转变,不再重视象文化的基础教育,包括右脑的图像、想象思维能力的锻炼,而是追求科学,以语言逻辑、概念、抽象等为主导思维,也因此造成很难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与真谛。

  2象思维的运用

  中医源于中国古代文明,属于祖国传统文化的瑰宝,拥有独特的象思维元素及理念,其内涵丰富,形成与发展均离不开象思维。通过掌握中医“象”,以象思维的方式思考,才能深入地理解中医理论。《周易•系辞传下》曰:“古者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是故夫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指出中国古代先哲通过观物取象,将复杂的“象”分类为“八卦”,以“八卦”类推相似事物之间的联系与规律,以“象”思维的方式来认识天地万物。吴润秋等[7]认为,《黄帝内经》应用象思维方法,通过观象认识天地之道,解释人体之理,如《素问•五运行大论》曰:“夫变化之用,天垂象,地成形,七曜纬虚,五行丽地,……形精之动,犹根本之于枝叶也,仰观其象,虽远可知也”。《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以天、地、云、雨之气的转化,推演出人体水液代谢的规律,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

  《素问•五脏生成》记载的“五脏之象,可以类推”,传达着以具有类比特性的象思维在中医藏象学的应用。此类著作均是中医理论形成的基础,取类比象[8]无不展示着中医“象”思维的魅力,亦启示着后来学者应以象思维来学习中医。关于“象”思维之“象”的界定,按人类认识事物发展过程可分为物态之象、功能之象、规律之象等;按人类思维构成要素又可分为客体之象、工具之象、认知之象。邢玉瑞[9]指出,“象”是客体的整体信息及其在人大脑中的反映与创造,总体上可分为自然物象与人工意象,后者包括符号意象与观念意象。毛嘉陵等[10]认为,中医象思维就是通过观察人体所表现出来的征象,运用联想、比喻、比对、象征、类推以及阴阳五行等推理模式进行演绎,以揣测、分析体内的生理、病理。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四诊获得的症状、体征,便是患者的体验及医生的感知所形成的完整“物象”,可以反映人体在各种外来影响与自身因素相互作用下的阴阳变化,归纳出相关物象证候,从而指导中医处方用药。

  然而中医象思维的作用不仅限于此,其与西方医学逻辑思维相比,更具有活力、创造性、包容性[11],可以充分调动并建立人脑的知识网络,因其凭借人脑擅长记忆图像的能力,既能够以“象”为思维的基础,又可以利用文字逻辑方法不断地延伸拓展,其运用方法可借鉴西方的“思维导图”[12],运用图片记忆提升知识储备能力,采取图文并重的技巧,将各级知识内容转化为图像,从而将知识表达变得形象而生动。不同的是中医象思维拥有阴阳、五行理论的指导,借助阴、阳、木、火、土、金、水等基础自然物象及其所含的规律,在脑中形成中医的“象”进行思考,得出中医治病的特色方法,诸如“风邪袭上”“提壶揭盖”“釜底抽薪”“增液行舟”“泻南补北”“风能胜湿”等象思维方法。

  同时阴阳、五行学说贯通了对功能上相似相通事物的共同体验,所以能在医学、艺术、技术以至社会生活领域得到广泛应用,也因此中医具有了独特的象思维元素。我们认为,中医“象”思维形成的关键在于改变个人的思维模式,由先入为主的概念思维,转为将症状、体征等比类为人脑中具体的物象,以此“象”进行思考。在学习中医的过程中,通过症状来把握人的生理、病理之时,先利用阴阳、五行理论将症状转化为图像,在头脑中构建一幅包含木、火、土、金、水的自然图画,然后以此“象”为思考的中心点,而不是以文字概念为起点,进行联想、演绎、推理,如火性炎上,联想到火势的蔓延,波及的范围,再借助于逻辑思维去寻找解救的方法的图像,如水克火、釜底抽薪等,从而类比出相应的方剂、药物。

  在研究中医的过程中,借助中医象思维元素的独特原理,如“风能胜湿”[13]、“提壶揭盖、增水行舟”[14],提出独特的研究方向,通过科学实验论证中医理论的有效性。中医象思维是客观与心中之象的联想、转化与联系的过程,是将获取客观信息转化为人脑中的“意象”而产生的思维。以脑中图像为基础进行思考,可利用人丰富的想象力与联想力,调动人脑中储备的知识。但是思维模式的转变,受到左脑为语言优势半球观念及现代教育的影响,因此,只有通过长期训练终止逻辑思维的能力,才能转变为象思维的先导思维。象思维是发现和提出问题的智慧,而逻辑概念思维是解决具体问题的智慧,也只有以象思维为先导,继而以逻辑思维为发展方式,才能更加充分地利用人脑的潜能,进一步认识中医、改造中医、发扬中医。总之,中医象思维是以象进行思考的哲学,需要学习如何运用象,培养在脑中建立、记忆象的能力,通过把握脑中之象以推论、演绎物象的变化,体会物象之间的相互影响与关系,进而到理解人体生理、病理现象与自然的象的复杂联系,再将其原理更好地运用到中医临床。

  参考文献

  [1]魏玉龙.具象思维的形成、发展和研究[J].中医学报,2009,24(6):18-20.

  [2]姚春鹏.象思维的基本特点[J].中医杂志,2014,55(18):1531-1534.

  [3]王永炎,于智敏.象思维的路径[J].天津中医药,2011,28(1):1-4.

  [4]于春海.论取象思维方式:易学文化精神及其现代价值讨论之一[J].周易研究,2000(4):76-81.

  [5]梁永林,刘稼,李兰珍,等.象思维是中医理论的思维方式[N].中国中医药报,2010-11-01(3).

  [6]邢玉瑞.中医象思维的概念[J].中医杂志,2014,55(10):811-814.

  [7]吴润秋,杨绍华.《黄帝内经》象思维之研究[J].湖南中医杂志,2007,23(1):57-61.

  [8]宋秒,李如辉,王栋.取象比类方法在藏象学说中的运用探讨[J].浙江中医杂志,2016,51(12):859-860.

  [9]邢玉瑞.象思维之“象”的含义[J].中医杂志,2014,55(4):271-273.

  [10]毛嘉陵,王晨.中医象思维的文化解读[J].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2010,31(12):4-7.

  [11]王树人.中国象思维与西方概念思维之比较[J].学术研究,2004(10):5-15.

  [12]高燕鲁.诊断学临床实验中思维导图教学法的应用价值研究[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6,23(8):10-12.

  [13]李伯华,张苍,张广中,等.取类比象在皮肤病湿邪与除湿治法教学中的应用[J].时珍国医国药,2016,27(6):1512-1513.

  [14]林海飞,郑郸鄯,黄丽娜.提壶揭盖法合增水行舟法治疗癌痛用阿片药致阴亏燥热型便秘的临床观察[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5,33(3):705-707.

  作者:王小强 白雪 单位: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

  《传统文化符号的借用与重构》

  提要:传统文化符号是民族历史上沉淀下来的代表性形象元素,具有高度凝练的文化内蕴,在动画电影中得到大量应用。互联网时代观众的审美偏好发生了巨大变化,对传统文化符号的直接套用难以引起年轻观众的情感共鸣,动画电影借用了传统文化符号的某些文化背景,融入草根视角的人性化价值取向、采用生活化的真实情感表达,视觉形式上营造精美的空间语境、拼贴流行的视觉要素,迎合了网生代观众的心理预期。

  关键词:动画电影;传统文化符号;价值取向;情感;视觉要素

  互联网广泛深入到当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给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造成深刻的影响,网络的交互性和平等性颠覆了传统媒介信息单向流动的传受关系,受众的权力和主动性不断提升,人们习惯于互动、对话的交流方式。在这样的语境下,动画电影创作应以观众为中心,创作者和观众应当建立互为依存、相互尊重的关系,以平等、亲近、体贴作为出发点,给观众以人文关怀。传统文化符号,是民族历史上长时间沉淀下来的代表性形象元素,具有高度凝练的文化内蕴,是民族文明在长期孕育、融合、演化与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反映了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观、信仰、情感等方面的特质,在动画电影中得到大量应用,如被称为“现象级”的动画大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借用国人耳熟能详的孙悟空、唐僧等符号;《小门神》则完全是中国各种民俗文化符号的堆砌与演绎。

  传统文化符号的形成具有其特定的文化语境,离不开民族区域的人们在某段时期内对它的不断增饰,使之最终以一个“复合体”的姿态呈现出来,如《西游记》原著中孙悟空身上那种桀骜不驯的个性自由精神与明代中后期社会新思潮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1)在互联网时代,传统文化符号应当进行加工、改造,融入时代精神,才能与观众进行心灵上的沟通,取得良好的传播效果。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中的孙悟空、唐僧等传统文化符号及其内涵与《西游记》原著中的形态、意涵有根本性的区别,影片仅仅借用了传统文化符号的某些文化背景,在价值取向、情感表达、空间语境、视觉要素等方面植入了互联网思维与气质。

  一、融入草根视角的人性价值取向

  互联网的网状结构呈现出如下特点:每个节点都呈发散性,网民与网民之间能够自由连接,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取交流的对象,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关注的内容,个性需要得到充分满足,个体的话语权得到彰显,传统文化的中心化、权威化被渐渐消解。同时,在信息化浪潮冲击下,由于各种不同观点不断碰撞、社会观念变化快,节奏紧张的城市生活给年轻人群带来巨大的社会压力。由此,互联网时代的动画电影创作逐渐回避严肃的意识形态化的主题,放弃对崇高形象的追求,转而寻求更加轻松的话题,关注平常人的生活、感受,给观众带来身心愉悦的体验,为观众提供悉心的人性关怀。与传统的好莱坞电影相比,互联网时代动画电影中的人性表达带有明显的草根视角特征。主角往往是遭遇挫败、落寞的英雄人物,或出身平凡却又不满于现状的草根,因为普通观众更希望从电影中看到自己的生活,看到自己的影子。如《西游记》原著中的孙悟空,本为灵石所生,由石猴到猴王阶段活泼好动、自由自在、勇于探索;大闹天空阶段心高气傲、斗志高昂、叛逆反抗;护送唐僧取经阶段则是善恶分明、正义直率,小说中的孙悟空集人性、兽性、神性于一身,神通广大、机智灵活,重点突出“神”性。相比之下,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中的大圣虽然具有兽的外形特征,传达出的却是友爱、善良、温情等人性情怀。

  由于被如来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大圣心情极度低落、沮丧,失去信心、斗志,在江流儿一再鼓励、感动之下,终于恢复法力,战胜妖王;对江流儿的态度也由不理睬、逃避到关心,再到自觉守护,故事层层推进,体现出大圣思想的嬗变过程;大圣除妖不仅没有菩萨、神仙的协助,还被如来夺去了法力,处于压抑状态之下,但最终成功突破强大的阻力,完成了不让妖王靠近江流儿的任务,英雄的成长历程契合了互联网时代草根对自己生存状态的感知和对未来的期望。《西游记》原著重点突出唐僧意志坚定、虔诚苦行、慈悲为怀的特征,唐僧德行高远,修养深厚,没有个人欲求,对佛家有虔诚的态度和崇高的献身精神,唐僧身上具有圣人的品质,对人性的表现主要集中于胆小懦弱、是非不分、刚愎自用,甚至自私自利等人的脆弱面。

  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中,江流儿凭借自己的机智、勇敢,逃离山妖的重重围堵;还充满爱心,对身边人关心、体贴;有时也心不在焉、念错佛经,从小说中的圣人变成观众身边的凡人,通过自己的言行,激励大圣战败妖王,拯救小女孩与众多即将成为祭祀品的小孩,最终成为剧中的灵魂人物。这样的价值观更能感动当代观众。《小门神》中的门神是当今草根职场奋斗的写照。由于人间不再关注神仙,神界经济萧条,门神面临下岗失业的危险,门神郁垒出于个人的自私自利,决定去人间放出恶魔“年”,以证明门神的价值。行动过程中遇到的小镇上单亲母女小英和雨儿,使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的行动所带来的危害,在兄弟的帮助下,制服恶魔,重新焕发青春。郁垒在失业危机面前,人性的弱点显露出来,给人间带来灾难,连带兄弟受到处分,经历重重险阻和劫难之后,最终完成思想、认识的转变,人性正面、积极的品性战胜人性恶的一面,影片的价值观得到彰显,网生代年轻观众通过自我解嘲的方式获得了内心的宽慰与满足。

  二、融合生活化的情感表达

  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网络无处不在,人们被网络所控制,生活、工作离不开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将自己即时的心情、身边发生的事上传到网络,并与熟识的朋友或陌生人分享彼此的快乐感受,已成为很多网民的习惯性行为。网络与现实的边界常常被忽略,彼此融为一体,生活成为网络的镜像,人们在生活化的图像与视频中无法自拔。传统文化符号对情感的表达有其特定的文化语境,传达出特定时期中国人的某种喜好,或寄托美好愿望,或体现民族智慧;互联网时代动画电影中通过采用真实细腻的生活化情感表达,使传统文化符号的原有意指与当今的时代情感相融合,形成新颖独特的艺术形象,吸引了微时代观众的关注,触动了观众内心深处的情感体验。

  如《西游记》原著中的大圣勇敢好斗、桀骜不驯、本领高强、有正义感,但缺乏充分的个人情感刻画,而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中的大圣却像邻家大叔,情感丰富。大圣经历挫折后变得不自信、冷漠、狂躁;“小屁孩”的问题总是很多,江流儿一连串“二郎神、巨灵神、四大天王、哪吒、托塔天王”的问题,使大圣近乎崩溃;手腕上的铁链使大圣的法力受到约束,为了不让江流儿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躲着江流儿砸手腕上的铁链,却丑态尽出。大圣这种从经历挫折后的失落、迷茫到重新振作的情感历程,是普通人生活中的情感经历在动画电影中的再现。影片中的江流儿则能让观众联想到现实生活中的孩子,天真、充满爱心,对大圣盲目相信、崇拜,和大圣之间不再是因为达成去西天取经的功利性交易,而是大圣被江流儿的真诚、勇敢所感动,他们之间已经不是师徒,而是彼此平等而又知心的朋友。

  好莱坞动画电影《功夫熊猫3》中阿宝与生父相见的片段,仅仅设计了在大街上偶遇比自己还能吃的生父的镜头,没有着重渲染失散多年后沉重的重逢时刻,只有父子亲情的自然流露,犹如生活中的片段。父爱是深沉的、理智的,相处二十年,养父大鹅对阿宝产生深深的父爱,而当亲生父亲要从身边带走阿宝时,他内心的焦虑、失落感非常强烈,影片通过大鹅丢下祖传的面馆,偷偷藏在行李包中陪伴阿宝跋山涉水到达熊猫村,及大鹅临行前精心准备了阿宝喜欢的食品等情节加以体现。在熊猫村,村民热情教阿宝学习滚动技能、手抓食物、交往礼仪等,给阿宝带来了一段浪漫美好的时光。如此等等真实而自然,没有刻意的雕饰,使动画影片中假定性的角色符号,通过接近纪实性的肢体动作与表情表达出生活化的真实情感。

  三、营造精美的影像空间

  互联网时代,人们偏好在娱乐化、趣味化中接受信息,由数字高科技所营造的奇观画面符合当代人们的审美情趣,能够快速抓住观众眼球,使观众获得愉悦、震撼的视听体验。互联网传播的即时性与社交媒体分享的便捷性,增加了奇观影像的流动速度,由新技术奇观所创造的新鲜感很快会被新的景观所替代,观众的审美接受阈值不断攀升。动画电影借助数字高新技术,为观众提供精美亮丽的银幕奇观,通过对真实场景的提炼与虚构来层层强化观众心灵体验的临场感,形成对现实社会乃至心灵景观的链接。运用传统文化符号创建奇观空间的主要方式有传统文化符号的意象化,以及与自然景观的融合。由传统文化符号的意象化重置而形成奇观空间,符号并未脱离其原生的文化语境,仅在布置形式上依据剧情进行了重构。如《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开始段落中,江流儿从小生活的长安城清新闲适,近景描写了皮影戏、祥云等传统文化符号,随着镜头向上移动,大全景展示了吊脚楼、亭台、拱桥、桃花等景物,建筑物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向远处延伸,空间幽远,视觉震撼力强。

  吊脚楼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属纯木结构建筑,依山就势,是土家族先民与自然和谐相处、取于自然、利用自然的表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吊脚楼不仅展示了土家人与生态环境的关系,而且蕴含了土家人的信仰崇拜、风水观念和民族伦理道德等内容。(3)动画电影中吊脚楼的居住、使用功能消退,但保留了基本外形与依山而建的动势,强调视觉效果、表意功能,推动故事向前发展。画面中远处翻动着的怪异云层,深蓝压抑的色调,为山妖的出现营造出神秘的气氛;而庞大的楼群气势,精彩的民间艺人演出,闲适自如的市民,为凸显山妖突然来袭、城市遭到破坏、幼小婴儿被抓时的凶恶、残暴做了大量铺垫。传统文化符号与自然景观的结合不会产生文化语境的冲突,两者的有机融合可以形成新的奇观,文化符号被赋予新的内涵。

  《功夫熊猫3》中大量运用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与自然景观形成新的意境,画面质感通透、色彩饱和、层次分明、富含意味,将中国传统美学思维发挥到极致。熊猫村的设计以四川的青城山为参照,远处的雪山,近处的小桥、溪水、怪石、亭子、灯笼,中式建筑的绿色屋顶与草地互相呼应,圆滚滚的熊猫在绿树、怪石中移动,呈现出一片安静祥和、天人合一的景象。熊猫村的每只熊猫都穿着中国的传统服装,各不相同、各有特色;熊猫村的建筑、庙宇的屋檐、房梁、廊坊等散发着浓郁的中华传统文化韵味;龙、八卦等极富中国传统特色的图腾符号被大量应用;毽子、面条、包子等生活饮食元素都渗透着浓浓的中华民俗风情,传递着东方的审美与智慧。传统文化符号具有明显的文化标识性,与优美的自然要素组合,借由数字技术建模与渲染的凸显,呈现出清新、灵性之美,散发着时代气息,实现了经由在地文化与历史经验滋养而生的“心灵景观”。

  四、拼贴流行的视觉要素

  拼贴源于后现代绘画技法,是将不同时空,或没有因果联系的事物组合在一起产生荒诞、有趣或具有视觉冲击力的作品,充满不确定性、无秩序性与非线性。移动互联网发送和接收视频、文字的便捷性,及信息传播速度的快捷、内容的更多元,使碎片化、浅表化成为这个时代获取信息的典型特征,人们对事物的整体把握源于对碎片的拼贴组接,拼贴思维成为人们认知事物的基本方式,对拼贴风格的艺术作品也乐于接受。同时,互联网降低了动画创作的进入门槛,不仅提供了丰富的动画素材和声音资源,还有优酷、土豆、爱奇艺、微博等视频作品的便捷传播渠道,方便了动画作者对素材、经典文化符号进行简单拼贴、重组,发布到互联网,不仅获得良好的传播效果,还由此获得了交流、分享甚至走向商业化的机会。

  拼贴手法看似肤浅,但却具有真实、开放、多元的时代特点,创作者与观众的合谋,使拼贴成为动画电影常用的方法之一,有时甚至成为整部影片的主要特色。如,由网络漫画改编的《十万个冷笑话》即是将中西文化中的经典形象要素进行拼贴重组而展开故事的讲述。动画电影中文化符号的拼贴,是根据故事发展的需要将不同语境中的符号重组,形成新的具有冲突的场景,或对流行的视觉要素进行重新组合,形成新的人物形象。1.利用不同语境文化符号的冲突语境对符号意义的生成具有重要影响。文化符号由一种文化语境进入到一个新的文化语境中,符号的外延并未发生改变,所指涉的内涵却发生了变化,这种新的内涵和它最初的意义之间有一定关联,但存在某种程度的断裂,因而形成戏剧性的冲突,成为影片故事向前发展的动力。

  如《小门神》中营造了神界与人间两个世界,门神神荼从灶台爬出,遇到小英、雨儿母女,神荼身着传统服饰与母女当代服饰、现代家庭居室环境形成反差,暗示了人间与神界的隔阂与距离。在接下来的镜头中,广场上的人群熟练跳着现代舞蹈,来自神界的神荼由开始的茫然,到自如的舞动,最后成为整场的焦点,人和神相处和谐。拼贴形成的矛盾与冲突,造成观众内心的张力,欢乐的氛围使这种紧张感得到释放。而将文化符号抽离原生的文化语境,与其他的文化符号相互组合在一个异质的空间中,则会产生一种充满荒诞、无理、黑色幽默和诙谐搞笑的艺术氛围。《小门神》中神界凌霄宝殿的建筑风格按照朝代的更替,由下部到上部逐渐变化,从下端的上古、汉代、唐宋、明清风格,到最顶端的现代玻璃幕墙摩天楼,通过对不同年代、不同风格建筑的拼贴,不仅体现了人间对神界的敬奉的长远历史,为郁垒难以接受下岗进而反叛提供了暗示,还为培训师的滑稽出场营造了氛围。2.符号视觉要素的相互拼贴提取文化符号的某些视觉要素,重新整合成新的符号,可以使各形式要素之间形成矛盾、对立的关系,部分与整体、部分与部分之间呈现鲜明的割裂状态,带给观众以新鲜感。

  (5)经典动画电影《哪吒闹海》中的哪吒结合中国戏剧元素,设计了挽着两个发髻、手持乾坤圈、腰裹红绸混天绫、厚嘴唇、细眉大眼的孩童形象,他性情刚烈、惩恶除奸;《十万个冷笑话》中的哪吒保留了经典动画形象的细眉大眼、发髻等头部形态要素,增加了长睫毛、瞳孔虹膜、网络表情式的嘴巴,面部神态显得更加可爱,肢体却拼接了好莱坞电影形象绿巨人的成年男性身体,健壮有力、肌肉感强烈,但性格温顺、行动迟缓。哪吒形象视觉要素的生硬组合,对经典角色形象的简单解构,虽然获得了很多年轻观众的认同,但也受到许多专业人士的批评。如果人物形象各个要素之间的距离关系明确或符合逻辑,符号意义的指涉就不会产生严重冲突或分裂的状态,从而形成内在的统一感,减少由僵硬拼贴形成的生硬感。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中妖王与大圣打斗时乌纱帽掉落,头发松散,成为京剧脸谱与日本漫画头发的拼贴,观众并未产生强烈的拼凑感,头发、面部、服饰的色彩具有统一感,视觉上对抗的力量退隐。所以,优秀的拼贴设计作品中各种要素既要自由、奔放,充满了动感,同时又不失严谨与和谐。在新鲜活泼的形式中,观众可以充分领略到作者丰富奇异的感知力、创造力和想象力,体味到其中蕴含的美学内涵。结语动画电影中传统文化符号在被借用与重构的过程中,形式与内涵都发生了变化,脱离了原生的文化语境,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对传统文化的消解与颠覆。但是,对传统文化符号的改造,使其呈现出新的面貌,适应了互联网时代的要求,迎合了年轻观众在互联网时代审美偏好的迁移与嬗变,使传统文化焕发出新的生命力与传播力。获得观众认可的国产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十万个冷笑话》等,即是对传统文化符号进行的当代改造。在借用传统文化符号的同时,融入具有时代特色的价值观、情感、性格以及思维,并采用当代的语言表达方式,既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也是对传统文化的创造性发展。

  作者:罗业云

  推荐阅读:《时代文学》(半月刊)创刊于1989年,是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大型文学期刊,现为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山东省优秀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