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服务内容

在线编辑 学术顾问

咨询率高的期刊

文学论文

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时间:2017年05月16日 所属分类:文学论文 点击次数:

这篇畜牧工程师论文发表了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评价指标体系构建,当前畜牧业物流的发展现状是什么呢?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的现实瓶颈,畜牧业物流的建设与发展已成为推动农村生产和提高畜牧业经济效益等方面的重要因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势在必行[1]。

  这篇畜牧工程师论文发表了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评价指标体系构建,当前畜牧业物流的发展现状是什么呢?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的现实瓶颈,畜牧业物流的建设与发展已成为推动农村生产和提高畜牧业经济效益等方面的重要因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势在必行[1]。

畜牧工程师论文

  关键词:畜牧工程师论文,物流策略,供给侧改革,现代畜牧业物流

  1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的现实瓶颈

  当前,我国经济进入了发展新常态,畜牧业面临怎样的新形势、新机遇、新挑战呢?相对于欧美西方发达国家,我国畜牧业物流发展以扩张型为主,造成目前严重的产能过剩,畜牧业物流存在诸多瓶颈。

  1.1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成本明显偏高

  中国地大物博,幅员辽阔,畜牧产品流通环节较多,效率较低,基于冷藏保鲜技术的落后,畜牧产品在途损失较严重。依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统计数据:我国一般畜牧产品物流费用占总成本的30%~40%,鲜活畜牧产品费用甚至能达到60%以上,而发达国家的物流成本费用能控制在10%以下。

  1.2畜牧业物流供给侧主体市场竞争力较弱

  物流企业在我国起步较晚,畜牧业物流企业数量多,但是规模偏小,市场竞争力较弱,与国际畜牧业物流巨头还存在很大的差距。畜牧业物流企业之间恶性竞争严重,资源浪费严重,不少物流企业不能提供有效供给,成了“僵尸企业”,却占用了大量公共资源,有效供给不足的局面短时期难以明显改观。

  1.3畜牧业物流供给侧信息应用滞后

  畜牧业物流信息化服务体系建设滞后,政府主导的公益性畜牧业物流社会化服务短缺。信息技术还没有在畜牧业物流中普遍应用,再加上农村电子商务发展不足,造成了畜牧产品生产与畜牧业物流企业的信息不对称,增加了畜牧产品流通的成本,降低了畜牧产品的流通效率,从而影响畜牧业物流的发展。

  1.4畜牧业物流供给侧考核机制滞后

  当前,畜牧业物流考核体系没有形成面向市场的科学管理体系,存在重数量轻质量、重内部经济轻外部经济考核体系的现象,与当前市场化的现代物流发展不相适应,出现了畜牧业物流投入成本高,但整体效益较低的尴尬局面[2]。

  2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2.1评价指标体系的构成

  设计指标体系一是必须要紧抓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这一主线,二是数量适当、可比性强,有可行性、可操作性。评价指标应当包括以下内容。

  2.1.1人均绿色GDP绿色GDP,是指扣除自然资产损失后新创造的真实国民财富的总量。过分强调GDP而牺牲环境的教训是深刻的,资源的过度耗费留给子孙后代的是挥之不去的环境灾害。据有关部门统计,在农村地区估计每年有80多万人因污染而早亡。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的考核指标用人均绿色经济总量指标来衡量是科学的,能最大程度地保护环境,能有效保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所以应当选取人均绿色GDP,并赋予较大的权重0.20,考虑到2020年我国全面实现小康生活,我国的人均绿色GDP应高于中等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建议不少于5000美元[3]。

  2.1.2畜牧业物流创新效用度李克强总理一直强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新是国民经济提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畜牧业物流创新效用度可用畜牧业物流创新实现的价值占畜牧业物流的总价值百分比来表示。畜牧业物流创新效用度以提高畜牧业物流科技持续创新能力和效率为核心,以整合畜牧业物流资源和畜牧业物流创新机制为手段,以农产品安全、环境安全和农村畜牧业增收为评价依据,从畜牧业物流的知识、技术、成果和产品4个指标进行系统设计,建立高效、快捷的畜牧业物流服务体系。

  目前我国畜牧业物流创新效用度一般达到20%左右,由于畜牧业物流的创新效用度较低,导致畜牧业物流的成本价值较高,畜牧产品的最终消费价格远远高于国际上的最终消费价格,应加大畜牧业物流科学技术的研发。按照国际上现代畜牧业物流的标准,畜牧业物流创新效用度至少应达到50%以上。由于现代畜牧业物流创新效用度本质上是物流企业发展之魂,是转变现代畜牧业物流发展方式、走内涵发展道路的根本要求,所以把它的权重也设定为0.20。

  2.1.3畜牧业物流供给主体竞争力所谓畜牧业物流供给主体是指在畜牧业物流市场上从事经济活动、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个人和组织。畜牧业物流供给主体是农村市场经济的细胞,通过深化改革,进一步增强农村物流供给主体内生动力和创造活力,鼓励支持民营畜牧业物流企业做大做强,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供给主体,促进畜牧业物流经营模式转型升级和持续健康发展。积极探索采用股权多元、改制上市、合作投资等多种形式改造畜牧业物流供给主体,通过拓宽融资渠道,实现畜牧业物流供给主体的市场竞争力。

  市场竞争力关系到市场供给主体的生死存亡,由于畜牧业物流供给主体竞争力不能采用一个确定的量,只能采用比较的数据模式,也就是相比较其他国家,我国畜牧业物流供给主体的竞争力。世界发达国家这一比例普遍达到了60%以上,最高可达到80%。考虑我国畜牧业改革的力度要求,畜牧业物流供给主体竞争力比例可为70%,权重设定为0.15。

  2.1.43PL服务度“十三五”末全面实现小康水平的伟大目标,将是实现国民经济软着陆的重要途径。从拉动国民经济核心力来看,3PL(第三方物流)能提供信息网络化、管理系统化、功能专业化、服务个性化服务功能,已经成为GDP增长的重要助推力,通过渐进式发展和跨越式发展相结合大力发展3PL,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以推动国民经济在中高位增速发展。因此,从我国的统计制度分析,比较合适的指标是3PL服务度。世界发达国家这一比例普遍达到了50%以上,最高可达到80%左右。考虑到虽然我国现代3PL起步晚,但是由于“十三五”规划的总体目标要求,我国建设现代物流的总体任务步骤,因此3PL服务度不能设定的太低和太高,以60%为宜。因这一指标体现了我国现代物流标准的核心之一,权重设定为0.15。

  2.1.5畜牧业物流信息化应用度2009年3月10日,国务院下发了《物流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通知,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物流信息化”的建设,可见政府为物流信息化的贯彻实施提供了政策保障。畜牧业物流信息化实现了畜牧业生产、管理、营销信息化,极大程度提高了畜牧业物流效率。畜牧业物流信息化可以采用以下措施来实现:加强对物流信息化重要性的认识,积极引入国外先进的物流信息技术,建设畜牧业物流信息平台,加强供应链管理、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等。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畜牧业物流信息化程度相当高,目前二元制城乡结构导致我国畜牧业物流信息化程度较低,加快畜牧产品物流信息化建设,加快物流信息化人才的培养对现代畜牧业的发展至关重要。因此,畜牧业物流信息化这一指标值设定为90%,权重设定为0.10[4]。

  2.1.6畜牧业物流政策扶持度我国出台的畜牧业扶持政策促进了畜牧业的快速发展,物流在中国的发展始于改革开放,关于畜牧业物流政策相对较少,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畜牧业物流的快速发展,加快畜牧业物流政策顶层设计,加大畜牧业物流政策扶持力度,建立健全政府对畜牧业物流的组织协调机制,出台相关政策鼓励畜牧业物流企业积极参与国家、行业标准的研究和制定,对促进畜牧业物流发展至关重要。欧美发达国家出台了许多鼓励发展畜牧业物流的相关政策,这些政策已经得到了切实可行的实施,畜牧业物流的标准化程度很高。考虑到我国畜牧业物流现状,政策化程度不易太高,以70%为宜,以发达国家物流政策化程度做参数,权重设定为0.10。

  2.1.7畜牧业物流法律化度依法治国是现代宪政体制下的核心要点之一,完备的法律、法规体现了畜牧业物流运行的稳定性和依法性。如澳大利亚建立了完备的畜牧业和物流相关法律、法规,对畜牧业物流的供给主体参与物流市场的准入、运行、惩戒等做出明确的规定,把权利关进制度的笼子,澳大利亚的畜牧业物流得到了健康发展,维护了公平竞争、交易自由的农村物流流通秩序。建立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十三五”规划目标,畜牧业物流法律指标应设定为90%,参照发达国家畜牧业物流法律化程度,权重设定为0.10[3]。上述7项指标及有关数据,构成供给侧改革畜牧业物流的评价指标体系,见表1。(1)式中:A表示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成功指标;S表示各项指标的实际数值;L表示各项指标的理想值;I表示指标项数,取值1;N表示指标项数的权重。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成功指标永远小于等于1.0,若A=1.0时,标志着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完全成功;0.8≤A<1.0时,则标志着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基本成功;而0.6≤A<0.8时,则是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出现成效;A<0.6时,则是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不成功[5]。

  3实证分析

  人均绿色GDP、畜牧业物流创新效用度、畜牧业物流供给主体竞争力、3PL服务度、畜牧业物流信息化应用、畜牧业物流政策扶持度、畜牧业物流法律化度7个会计指标值见表2。把表2中各项会计指标代入公式(1)得出结果A=0.64,则0.6

  4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建议

  推进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对于农村改革来说显得尤为重要,是实现畜牧业由“大”到“强”转变的关键举措。结构性改革就是用改革的办法来解决结构性的问题。

  4.1宏观层面

  要进一步推动行政制度性改革,给畜牧业物流企业更加宽松的环境,调整与改善要素配置,让人口与劳动、土地和资源、资本和金融、技术和创新、制度和管理一起发力,放松供给约束,解除供给抑制,提高供给效率,降低供给成本,特别是解决高税收成本、高融资成本、高行政成本约束,通过刺激新供给,创造新需求。

  4.2微观层面

  一是提高微观层面治理体系和能力。强化畜牧业物流微观层组织凝聚力、服务能力,发挥应有的生产经营组织功能,提高畜牧业物流集约化水平。二是加强畜牧业物流集团化建设。推进畜牧业物流供给侧改革,其实质是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结构问题。畜牧业物流的“单兵推进”的思维惯性和工作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畜牧业物流走向现代化,畜牧业要素的净流出格局未得到彻底扭转,影响了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三是优化要素投入结构。中国畜牧业物流发展过度依赖一般性生产要素投入,而高级要素投入比例偏低,导致中低端畜牧业物流偏多。为此,要优化要素投入结构,利用创新驱动实现资源要素优化升级[1]。

  参考文献:

  [1]李胜利,曹志军,刘玉满,等.2014年中国奶业回顾与展望[J].中国畜牧杂志,2015,51(2):22-28.

  [2]韩成福.奶农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与运用[J].中国乳品工业,2011,39(8):33-36.

  [3]王会文.天津市都市农业发展模式及其评价指标体系构建[J].商业时代,2011(28):129-130.

  [4]陈刚.区域产业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重庆农业科学,2003(3):51-54.

  [5]胡保亮.中小企业商业模式构成要素实证研究:基于平衡记分卡的观点[J].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7(2):21-26.

  作者:姜阀 单位:廊坊燕京职业技术学院

  推荐阅读:《现代畜牧科技》是黑龙江省畜牧研究所主办的公开发行的综合性学术刊物。为更好的发挥科技期刊的技术指导作用,服务于广大畜牧科技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