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服务内容

在线编辑 学术顾问

咨询率高的期刊

农业论文

鲜为人知的石家庄农民服务所

时间:2020年06月17日 所属分类:农业论文 点击次数:

城乡统筹发展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决定中国发展的关键问题之一。2018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指出:没有农业农村现代化,就没有整个国家现代化。在现代化进程中,如何处理好工农关系、城乡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现代化

  城乡统筹发展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决定中国发展的关键问题之一。2018年9月,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指出:“没有农业农村现代化,就没有整个国家现代化。在现代化进程中,如何处理好工农关系、城乡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现代化的成败。”石家庄解放后共划分8个区,其中5、6、7、8区为郊区,周边还有20多个县,均以农业为主。

农民致富之友

  市委、市政府对如何加强城乡之间的联系,更好地服务农业发展和农民需求等问题进行了探索,创立了全国第一家农民服务所,也积累了一些成功的经验,得到了中央的充分肯定,《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也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农民服务所的建立城市解放后,郊区和周边各县农民需要进入城市销售农产品,购买生活必需品,但是由于存在着城乡之间信息不对称等问题,进城农民容易受到城市商户及商贩的强势对待,很容易吃亏,如:赵县一位农民在中山路一家电磨厂里购买了200公斤谷糠,每斤花费1.5元,其实市价只有0.7元。为解决这些客观存在的问题,更好地服务农民,保障农民权益和经济利益,促进城乡交流和农村的发展,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市供销总社于1949年9月成立了农民服务所,所址位于大兴街3号(现为大经街,原棉七附近),为市供销合作总社贸易公司下属单位。大院门口两侧写着“多为农民打算,展开物资交换”的红对联。

  为满足农民需求,还设有2个分所和1个煤场。为提高辨识度,门口挂有一个下面飘着一缕大红色布条的“笊篱”,表明这是“起火店”,因为乡村里有“牲口认笊篱”之说,人们可以在这里歇脚、吃饭、住宿。从院里到街上,常常停满装运煤炭和购销麸子、谷糠、萝卜干的大车、小车,他们按号排队,依次购买。起初服务所的工作人员要求他们守秩序,后来他们自动维持秩序,并且互相监督,偶尔有人不守秩序,大家马上就会制止。在服务所开业之前,贸易公司对农民的需求进行了详细调研,一是了解农民进城后的情形及一般要求;二是调查本市与乡村的供求关系和物资交流情形;三是调查农民与市场来往情形和食住的地方。

  在对农民需求进行调查后,他们又采取多种措施进行广泛宣传,派人到附近的赵县、新乐、元氏、获鹿等县散发宣传品并进行口头宣传,还在40余个村设立骨干联系人员,在周围26个县内配合“县区生产推进社”散发广告,说明农民服务所是政府办的,是党的政策,此举很快就得到了农民的信任。服务所在开办之初采用“大车店+货栈”的经营模式,其服务对象主要是商人,且主要以中介业务为主。

  但是,很快出现了一些问题,农民运来的物品质量不统一且零散,几丈布、几公斤花、几十公斤草料,还有一些冷门的消费品,如蜂蜜、药材等,这些如一一介绍出去,确有困难。如果商品被服务所收购了,因为有些东西不能很快销售出去,造成大量的资金积压,尤其寄卖零星物品者大都是生活较苦、自产自销的老实农民,这样就给他们造成了许多不便。后来服务所转变了经营方针,广泛联络各工厂、商店、消费者和远道而来的客商,这样不但减去了中间手续,又方便了买卖双方,真正达到了服务的目的,并且也保障了农民的权益。

  为方便买卖双方,服务所设立了一个货样展览室,将农民需要的各种物品和要求寄卖的物品展示出来,并标出价格,使农民在这一个地方就能找到所需的各种东西,城里人要买农产品或农副业生产品也可以到该室去找。服务所在运行过程中不断总结经验,采取各种措施满足进城农民的需求。服务所成立之初正好赶上农产品收获季节,由于缺乏经验,对农民需求了解不够,农民所需要的农具、日用品等准备都不充足,储存的几万公斤杂粮不到三天就被换购一空。

  后来,为满足农民的换购需要,工作人员把自己吃的几公斤米都拿了出来,尽管杯水车薪,但农民们非常感动,赞扬这里的服务态度好,还提醒服务所要提前做好充足的准备。在贸易公司用杂粮大量交换麦子的时候,所定的交换比例不太合适,也曾一度引起部分农民不满,但很快就得到了纠正,交换顺利进行。服务所在交易的过程中,因为农民缺乏现金并且认为太麻烦,大多数交易均采取以物易物的方式来进行。服务所还为进城的农民提供便宜的食宿。

  在市区一般大车店每人每夜住宿费最低为5元,而服务所提供免费住宿。在街上吃饭,一顿细粮平均至少要40元以上,粗粮平均至少要25元以上,而在服务所细粮有馒头、面条,每顿25元管饱;粗粮有米饭、饼子,每顿15元管饱;每位农民平均每天在食宿方面就至少可以节省20元。因此,来这里的农民越来越多。

  服务所每个月都能解决近1000名农民到本市的食宿问题,同时,还帮助农民推销了大量的棉花、土纱、土布、小米、小麦、谷糠、麸子、白菜、山药、食盐、香油、棉籽、肥料及水车、农具等物品。因而服务所逐渐被农民所接受并树立起了威信。赵县四德村潘老忠一行4人赶着2辆大车装了500公斤红薯到市区销售,因为没有经验,他们一进城就打听菜市场,无意中听到服务所为农民办事的消息,他们就找到了服务所,询问这里能做什么,工作人员向他们说明了服务所的业务范围,这几位农民却半信半疑地不敢冒然尝试,就到自由市场上去销售,他们在市场从早守候到晚,还剩下200多公斤无人问津,最后没有办法,又回到服务所。服务所很快将剩余的红薯按市价销售出去了。卖完后,他们还要买一对车圈,跑了许多地方才找到一家,一问一对需要300元钱,他们嫌太贵没有买。他们回来把情况跟服务所工作人员说了说,工作人员马上联系了铁工厂,得到的回答是只要150元一对,几位农民一听高兴了,立刻买下来。他们接着说还要买点煤油,服务所立刻满足了他们的需要,晚上的食宿也为他们安置好了。

  第二天早晨,几位农民在该所买了一车煤炭,价钱又比市面上便宜,他们在这里既省了钱又解决了困难,临走时他们拍着工作人员的肩膀说:“你们真是为咱农民办事的,回去一定宣传给别人,要他们进城来都找你们。”束鹿县(辛集)杨村、陈位村、泊村等村7位农民拉了5车籽棉到市上卖,花行都说这两天不进货,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们把棉花拉进了服务所,2000公斤的白籽棉很快就被按照市价代销了,剩下近50公斤紫花因为要价太高一时卖不掉,他们主动请求存在该所并托以代销。他们临走时感激地说:“以后这里算我们一个家吧,进城办事一定到这里来。

  ”安国县徐新村的2位农民拉了200多公斤食盐到服务所要求快点卖掉,说家里还有事情等着要做,服务所立刻以每公斤2.2元的价格介绍了买主,但2位农民来前以为市价为2.55元,怕上当,虽然一再向他们解释这是市价,他们却仍不信,就把盐又拉走了,拉走后在市上整整找了半天,发现那些小贩们连2.2元的价钱也不愿买,没办法又回到服务所,服务所仍然按2.2元的价格为他们代销了。他们高兴地说:“下次进城办事我就到这里,你们这样给农民办事,对我们太方便了。咱政府跟老百姓打算的真周到。”

  服务所在经营过程中非常注意听取农民的意见,每到农民吃晚饭的时候,工作人员便把一天的业务情况以及第二天要做的工作和准备、收进和卖出的东西、有什么方面的困难等讲给大家听,像拉家常一样征求农民的意见。农民们对服务所的感情越来越深,他们关心工作人员的健康,常说:“你们太忙了,该休息一下。”同时也常鼓励同志们说:“你们要好好办,到了粮食下来,来麻烦你们的事可比现在多啊!”由于服务所的名气越来越大,原来僻静的大兴街也渐渐地热闹了起来。纸烟摊在农民服务所门前一个个地摆开了,果子、烧饼、酱肉、冰棍的叫卖声不断出现在服务所的院子里,到晚上尤其热闹。

  有的农民看到服务所门前的商贩生意很红火,就对工作人员说:“我们这里为什么不卖点纸烟、碱面、针线、火柴、煤油?你看别人的生意多好。他们可赚咱不少钱,我们来买几包火柴,打一斤煤油,要是都叫同志们出去跑一趟,那也太辛苦了!”服务所很快就接受了农民的意见,实行按粮食重量收费(米汤不要钱),并采用先购饭票后端饭的办法,这样一来,伙食上维持成本就无问题了。与此同时,还开办了零星物品零售部。农民的欢迎和信任服务所的建立和运行逐渐得到了农民的欢迎和信任。

  农民在心里面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服务所成立的消息传到附近村庄农民的耳朵里后,他们都说:“这以后进城办事可方便了!”从这句话里也可看出他们过去与城市所存在的隔阂。当他们感受到现在的城市是人民的了,就露出了亲切的微笑。有的时候因为交易场所狭小,工作人员忙不过来,前来交易的农民要等一天。但农民们毫无怨言,因为他们看到工作人员有的时候连吃饭都顾不上,而且秤秤准确,除皮时还和农民商量,遇到个别新到服务所的农民对秤不放心时,就给他多秤一道,不摆架子,态度和气,使农民对服务所感到非常亲切,遇有个别农民对服务所不放心时,便有其他农民从旁解释说:“不会错的,这是服务所,不比外面,放心好了。”

  许多农民帮助搬运东西,常来的招呼新来的,使工作效率得以提高。许多农民经常受到服务所的热情招待,服务所又曾经解决了他们在春荒中的困难,因此,大家都把自己家最好的粮食拿到服务所进行交换,有的还劝服务所的工作人员:“我这麦子好,留到咱服务所自己吃吧。”有个别农民在麦子里掺土,许多农民都批评他,说他对不起服务所。一个掺土的农民在群众指责下后悔地说:“我说不要掺,家里人要掺,这叫我怎见人呀!”

  工作人员安慰他说:“下次不要这样就行了。”由于服务所在农民心中的位置越来越高,农民也很愿意把自己的农作物卖给服务所,许多初进城的农民满街打听服务所的地址,有个农民找不着地方,在街上转了一个上午,最后没办法,花了10块钱雇了一个带路的。来过服务所的农民均交口称赞服务所好并和服务所有了不可分离的感情,他们从实践中认识到服务所不是一般做买卖的,而是一切都为他们服务的“家”。

  住在这里的农民早晨起来都争着扫地,或者到厨房里去帮忙,工作人员要他们休息,他们总说:“不累,做这点小事没关系!你们去忙别的罢。”有时工作人员过意不去,就和他们争着做,于是农民便以半责备的口吻说:“我常来,连这点小事就不该做?你们不要太讲礼了,都是自己人,你们又不是做买卖的,为你们服务。不图赚钱,我们搭个手帮下忙也是应该的。”经常来到这里的农民,连每个屋的电灯开关都知道在哪里,入夜该开灯的时候,他们自己开,睡下了自己就把灯关上。许多人都知道每一位工作人员的姓,以及他们的分工,新来的人要办什么事,常来的人便是向导,“这事你去找老侯”,“这事你去找老武”。

  有时要买的东西没有了,他们就亲切地向工作人员说:“老侯,你去打个电话问问别处还有没有?”由于农民过去在城里吃亏很多,对买卖上的事情总是问东问西怕上当,尤其对于“秤头”最为担心,因此,初次到服务所的农民时常校验该所的秤,当第二次和第三次到服务所时,常听到他们说:“你们这里的秤很对。”可见他们回去时也都校验过。所以负责任、守信用、多为农民打算是服务所的工作得以顺利推进的先决条件。

  服务所来来往往的农民,有的已经来过两三次了,这些来过的农民一进门总要打招呼:“我又来了。”并且还对工作人员说:“我回去宣传了,村上的人都很赞成你们。”有的拉着同路来的人去给工作人员介绍说:“这几个人是我叫来的,还有几辆车。”前来服务所受到照顾的农民都心满意足地夸赞农民服务所是真正为农民服务的,并誉其为“农民的家”。中国城市自形成以来,就与农村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城乡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国家通过剪刀差的形式使得农村支援城市成为一种必要的选择。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国家综合实力的增加,又进入了城市反哺农村的阶段。城市如何反哺农村、为农村服务,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石家庄农民服务所的经验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正如2015年7月习近平同志在吉林调研时强调的:“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农业、忘记农民、淡漠农村。必须始终坚持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不减弱、推进农村全面小康不松劲,在认识的高度、重视的程度、投入的力度上保持好势头。”

  作者:周美娟孔令春

  农业论文投稿刊物:农民致富之友(半月刊)创刊于1959年,是由黑龙江省农业系统宣传中心主办的综合性农村刊物。本刊旨在宣传党的政策,宣传农村改革,指导农村基层工作,为发展农村商品经济,为农民致富,为实现农业现代化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