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服务内容

在线编辑 学术顾问

咨询率高的核心期刊

经济论文

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行为博弈研究

时间:2020年07月15日 所属分类:经济论文 点击次数:

〔摘要〕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活动中,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行为规则规定者政府与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主导力量企业的行为选择对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活动的效果影响甚大。因此,本文对政府与企业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中行为选择进行深入分析

  〔摘要〕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活动中,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行为规则规定者——政府与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主导力量——企业的行为选择对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活动的效果影响甚大‍‌‍‍‌‍‌‍‍‍‌‍‍‌‍‍‍‌‍‍‌‍‍‍‌‍‍‍‍‌‍‌‍‌‍‌‍‍‌‍‍‍‍‍‍‍‍‍‌‍‍‌‍‍‌‍‌‍‌‍。因此,本文对政府与企业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中行为选择进行深入分析,通过构建政府与企业的静态博弈模型和动态博弈模型,分析政府与企业的行动及其动机,并在此基础上有针对性提出相应的建议‍‌‍‍‌‍‌‍‍‍‌‍‍‌‍‍‍‌‍‍‌‍‍‍‌‍‍‍‍‌‍‌‍‌‍‌‍‍‌‍‍‍‍‍‍‍‍‍‌‍‍‌‍‍‌‍‌‍‌‍。

  〔关键词〕大健康产业;科技创新;行为选择;博弈

健康产业

  大健康产业是绿色产业、朝阳产业、幸福产业,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当前,随着“大健康+”产业加快发展,科技创新对大健康产业发展促进作用日益增强,对各国政府加强科技创新能力建设提出新要求。因此,加强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行为规则规定者——政府与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主导力量——企业深入合作,不断提高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能力,以大健康产业发展技术创新与升级促推大健康产业发展能力的提升,促进大健康产业加快发展极为重要。

  一、文献综述

  近年来,随着“大健康+”产业加快发展,科技创新对大健康产业发展促进作用日益增强,国内外众多产业科技管理专家、学者注重开展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研究。在国外,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多年来重视产业发展科技创新理论和实践研究。Freeman[1]和Cooke[2]都认为创新是有范围的,Freeman认为与其他科技组织之间的交流和合作对科技创新也有很大的影响;Cooke认为企业主要负责科技成果的转化和应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企业是科技创新体系的组成部分。Maskell和Malmberg[3]认为隐性知识对科技创新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决定着科技创新的成败。Furman等[4]认为科技创新可以创造新的生产方式,这决定了一个地区科技创新能力,新的生产方式会提高生产效率,提高产品质量,最终会提高地区科技创新能力。Kenen[5]等则认为科学技术的进步会引起贸易结构的变动,从而给产业结构带来影响。

  在国内,有关产业发展科技创新研究成果也较多,杨昌东[6]认为科技创新需要科技和经济共同参与,从科技活动开始到结束都有它的参与。范维[7]认为科技创新的产生是科学和技术的结合,两者相互作用,相互渗透。张来武[8]认为科技创新是科学、技术、市场三者相互依赖、相互作用的产物,并且会随着任意一个变化而变化。耿迪[9]和何秀玲[10]都认为科技创新是由知识创新、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组成的,三者在科技创新这个大体系中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共同推动科技创新的发展。毛蕴诗等[11]和薛继亮[12]认为技术进步是影响产业结构升级的重要因素,因而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可以通过技术进步来推动资本深化以及产值增加得以实现。张晖[13]认为企业作为产业发展中主要的参与主体,对产业结构的影响很大,通过提高企业的创新能力来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也是一种重要路径。

  综合国内外相关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研究,目前国内外在运用数学模型来深化对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的量化研究尚显不足,研究成果不多。本文运用博弈理论开展政府与企业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中行为选择研究,探讨双方如何就推进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中“竞合博弈”,以期为政府制定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建设政策提供理论依据。

  二、大健康产业发展对科技需求

  (一)大健康产业发展促推“科技+健康养老”发展

  构建“互联网+智慧社区”养老服务模式。依托人工智能(AI)、大数据、智能化设备、物联网等现代科学技术,建立和完善为居家老年人、社区及养老机构老年人提供全天候、多层次、高效便捷的养老服务,满足老年人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的产业[3]。加大智能终端设备、软件产品和系统集成技术产品创新研发力度,开发满足不同人群、不同需求的智能产品,突破核心关键技术,提高实用性、经济性和适老化水平,推动智能产品在老年人中的普及应用,为老年人远程医疗服务、智能监控、慢性病管理、在线医疗、社区健康养老提供基础条件。

  搭建智慧健康养老服务平台。积极推广“互联网+养老”服务模式,加强健康养老服务基础设施设备建设,对接各级医疗卫生及养老服务资源,建立老年健康动态监测机制,整合信息资源,实现信息共享[14]。融合智慧养老服务平台线上线下服务系统,通过物联网、互联网APP,实现对老年人的全方位监护,在智能健康养老模式下,智能设备和应用系统作为辅助,集成监护、健康监测、医疗、康复、家居陪护等服务功能,满足居家和社区养老的老年人在日常起居、医疗保健以及情感上的生活需要。

  (二)大健康产业发展促推“科技+健康医疗医药”发展

  加快推进干细胞技术研发,加快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免疫治疗、医学大数据等一大批新技术研究进程,缩短干细胞技术从临床实验到产业化、到临床应用过程,抢占医疗科技制高点,为疾病防治、健康保障和医疗产业发展提供新动力。加快推进医疗器械产品更新换代,向数字化、网络化、轻便化发展,鼓励优势企业自主研发高性能诊疗设备、植介入材料与制品、中高端康复辅助器具产品、数字化移动健康设备等新产品,扩大和提升医疗器械产业规模和水平[15]。

  加大高发肿瘤防治研究、地中海贫血防治研究、高水平转化医学和医学研究公共服务等四大科技创新平台的建设,加快广西地方重大疾病防治的科技创新,重点解决肝癌、鼻咽癌、地中海贫血等地方重大疾病防治的重大科学问题,大力引进和聚集高层次人才,争取产出一系列丰硕成果。加强引导,引入社会资本,大力推动社会医疗服务的发展。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往专科医院、医疗诊所、第三方专业机构、医养结合等方向实现与公立医院错位发展。建设一批集咨询预防、救治诊疗、康复疗养、保健养生等功能于一体的医养结合服务机构,打造老年医养结合服务管理产业链。鼓励社会力量通过市场化运作方式,投资兴办、运营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以及老年康复、老年护理等专业医疗机构。鼓励支持各地集约建设一批健康医疗产业园区,支持配套建设高水平、集团化的医学检验、医学影像诊断、病理诊断、医疗消毒供应等第三方专业机构,推动专业技术优化,推进资源集约共享。

  (三)大健康产业发展促推“科技+健康管理”发展

  充分利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电子商务等新技术,开发智慧健康、3D体检等智慧健康应用系统,提供一批主动感知人体健康的服务和产品。加快建立健全“智慧医疗”和“健康云”服务体系,丰富健康医疗产业体系,鼓励和支持建设面向未来的互联网医院,推动健康医疗、远程医疗产业后发赶超、跨越发展。组建智慧健康产业研究机构,培育一批家用健康检测、治疗智慧终端等智慧健康产品的硬件供应商,发展一批智能医用传感器、智能远程终端设备、智能远程健康监测管理平台以及智慧医疗管理系统的软件供应商,全力支持大型通讯设备制造商、运营商在广西投资举办智慧医疗运营企业[16]。

  同时,不断拓展健康保险产品和服务,鼓励和引进国内外大型商业健康保险机构,开发与健康医疗、健康养老、健康管理服务相关的健康保险产品,积极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提升居民健康风险意识,开展职工医保个人账户结余购买商业健康保险试点工作,探索形成健康管理、医疗服务、医疗费用制度化支付和管控、医疗费用补偿一体化的健康医疗保障新模式[17]。不断拓展健康保险产品和服务,鼓励和引进国内外大型商业健康保险机构,开发与健康医疗、健康养老、健康管理服务相关的健康保险产品,积极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加强健康管理服务机构建设。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发展健康体检、专业护理、康复、心理健康等专业健康服务机构,加快推进专业健康体检机构向全面的健康管理机构发展,培育建设一批大型健康管理机构或企业,能为民众提供个性化健康检测评估、体检、咨询服务、调理康复、保障促进等为主体的健康管理服务。

  (四)大健康产业发展促推“科技+健康食品”发展

  依托区域资源优势,培育区域健康食品产业。根据地区资源特点,有针对性培育区域健康食品产业,重点发展有机稻米、有机山茶油、珍珠玉米、火麻、香猪、三乌鸡、有机茶等特色农产品种植养植业,打造有影响力的长寿养生特色农产品品牌。要重点培育富硒水稻、罗汉果、砂糖橘、黑李、柿子、荔浦芋等特色农产品[18]。重点发展壮大六堡茶、砂糖桔、八角、玉桂、软枝油茶、桑树以及蔬菜等特色优势种植业,加快形成规模化的特色健康食品产业带。重点发展金花茶、火龙果、红姑娘红薯、荔枝、海鸭蛋等优势农产品种植养植业。发展特色农产品,打造特色健康食品原料生产基地。积极发展长寿食品、富硒食品、黑色食品、特色药食材等种植,大力发展有机稻米、山茶油、茶叶、蔬菜、火麻、香猪、沃柑等特色农产品,塑造健康养生食品品牌,提高市场竞争力。以我区优质的有机稻米、山茶油、茶叶等长寿有机食品为特色,加快建设一批食品、富硒食品、黑色食品、营养食品、食用菌、中药材六大特色健康食品原料生产基地‍‌‍‍‌‍‌‍‍‍‌‍‍‌‍‍‍‌‍‍‌‍‍‍‌‍‍‍‍‌‍‌‍‌‍‌‍‍‌‍‍‍‍‍‍‍‍‍‌‍‍‌‍‍‌‍‌‍‌‍。

  (五)大健康产业发展促推“科技+健康旅游”发展

  鼓励前沿医学技术、尖端医学服务等高端医疗资源向知名旅游目的地配置,建设健康医疗旅游集群,培育国家高端医疗聚集区。开辟特色国际医疗健康旅游线路。鼓励优质医疗机构、旅游服务机构和旅游休闲基地合作,打造具有湖南特色、国际水准的集健康医疗、文化休闲、观光度假为一体的旅游目的地。努力延伸健康旅游产业链。鼓励医疗机构、中药材种植基地、医药产品生产企业拓展医疗旅游业务。加快旅游业与农、林、牧、渔、中医药、体育、养老、养生等相关产业融合发展。坚持融合发展,旅游资源要同长寿养生文化、中医药壮瑶医药等其他资源融合发展,旅游产业同其他产业的融合集聚发展是一个大趋势,也是一个重要课题,一定要强化产业集聚发展的理念,以旅游产业为撬动点,瞄准中医药健康、康复疗养、休闲度假、健康会展节庆等领域,加快推动各类资源要素的整合,推进健康旅游产业与健康养老、健康医疗医药的联动发展。

  (六)大健康产业发展促推“科技+健康体育”发展

  加快发展体育竞赛表演业。重点办好马拉松、自行车、攀岩、羽毛球、围棋等重大体育赛事;积极办好环公路自行车世界巡回赛、“中国杯”国际足球锦标赛、中国—东盟国际汽车拉力赛等重大赛事,构建多层次、高水平联赛体系;积极发展观赏性强的体育竞赛表演活动。以足球、散打、自由搏击等观赏性强的运动项目为突破口,打造一批集娱乐功能、商业价值和表现形式于一体的体育竞赛表演项目,促进体育赛事和体育表演衍生品创意和设计开发;加快培育具有广西特色足球、羽毛球、围棋等职业赛事体系,鼓励有条件的项目及俱乐部发展职业联盟。

  促进健康运动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推动健康运动与旅游休闲、城市建设、现代产业、民族文化、健康医疗等融合发展,举办“体育+”系列赛事,搭建体育会展、论坛等平台,培育健康运动龙头企业,建设中国—东盟体育产业园;推动体育旅游示范区建设纳入各地政府工作重点,大力发展以山水、滨海、民族、东盟为特色的体育旅游项目,全面创建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

  三、政府与企业行为选择的静态博弈分析

  (一)博弈假设与条件

  为了分析、研究政府与企业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中行为选择情况,我们对双方博弈模型建立提出如下假设条件:

  假设1: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的主体只有一个政府与一个企业,不包括高校科研单位和社会组织,双方均为理性经济人,以追求各自利益最大化为目标。

  假设2:政府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中的行动策略只有两种:主动支持和消极支持;企业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中的行动策略也只有两种:实施构建行为和不实施构建行为。

  假设3:博弈双方地位平等,双方可以根据各自利益最大化自由选择行动方案,博弈双方在每个行动步骤时拥有的信息对称。

  假设4:政府财政收入主要来自这个企业,企业的经济收益R依赖于产量Q,即R=R(Q)。企业有不实施构建行为的声誉成本;政府有不作为、消极支持企业实施构建行为的政治成本。

  基于上述假设条件,建立政府与企业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行为选择的静态博弈模型[19]。

  在静态博弈模型中,对企业而言,企业收益是通过生产科技产品或科技管理技术产品来实现的,我们用Q1为企业实施构建行为时的技术产品产量,对应企业利润为R1;Q2为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时的技术产品产量,对应企业利润为R2,由于实施构建行为需要大量财力、人力资源,同时经技术革新改进的技术产品在初期功能不稳定,价格虚高,市场率不大,所以造成产量低下,利润不高,因而有Q2>Q1,R2>R1。同时,如果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对企业本身而言,从社会责任角度来讲,由于给大健康产业提供技术过时、低率的技术产品,使得大健康产业发展能力低率,造成大健康服务产品缺失,将会受到公众的责骂,企业社会形象损失,我们将企业的社会形象损失统称为声誉成本,记为h。这样,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实际收益为R2-h。

  对政府而言,政府的直接收益就是得到企业的税收T,其为企业技术产品产量Q的函数,即T=T(Q)。由于Q2>Q1,R2>R1,所以政府是在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时获得的税收更多,即T2>T1。此外,政府考虑到社会责任、社会影响,将会力促企业实施构建行为,提升大健康产业发展科学技术,提升大健康服务产品技术含量,方法之一就是对不实施构建行为的企业给予惩罚会得到收益F,同时,政府主动支持企业实施构建行为需要资源成本,即为支持成本C。加之,如果政府消极支持企业实施构建行为,造成大健康产业发展科学技术产品技术不先进,管理效率低下,将会受到公众的指责,官员仕途受到影响等造成的损失,我们将其统称为政治成本,记为H。

  (二)博弈的纳什均衡概率分布

  达到混合策略纳什均衡时,在企业选定自己的行为策略组合下,政府选择主动支持和消极支持策略的期望收益应相等,即:在上述混合博弈中,纳什均衡取决于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和实施构建行为的预期收益R2和R1、企业声誉成本h,政府对不实施构建行为的企业给予惩罚F及政府支持成本C等因素。

  四、政府与企业行为选择的动态均衡分析

  上述模型分析只是静态博弈分析,下文我们将动态化分析政府与企业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中的行为选择,探讨相关因素的变动如何引起博弈均衡变动进而对政府与企业双方行为选择产生影响,以期科学把握政府与企业互动关系,为政府制定加快推进企业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建设相关政策提供决策依据。

  (一)动态均衡模型构建

  可以直观了解到政府与企业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中双方行为博弈的均衡过程,并发现有哪些关键因素影响政府与企业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中双方行为选择均衡。

  经分析可知,降低政府的支持成本C,减少政府因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时的收益T2、增加政府对不实施构建行为的企业给予惩罚收益F和增加政府政治成本H都有助于企业减少不实施构建行为策略的概率,即有利于促进企业实施构建行为,提升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产品的技术性和先进性,促进大健康产业加快发展。

  (二)动态均衡过程分析

  下文我们对降低政府的支持成本C,减少政府因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时的收益T2、增加政府对不实施构建行为的企业给予惩罚收益F和增加政府政治成本H这四个影响因素开展均衡过程的具体分析(为了便于分析我们设定T1=0。当然,这种简化不会影响结论)。

  (1)降低政府主动支持企业实施构建行为的资源成本C。要政府支持成本C降低,政府主动支持企业实施构建行为的收益曲线AB向上平移(如图2所示),均衡点X将左移,这表明如果降低支持成本,就说明政府的主动支持收益增加,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必定会采取主动支持策略。同时,政府采取主动支持策略,则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收益将减少,那么企业将会降低不实施构建行为概率,政府跟着会降低主动支持力度,就这样经过双方不断动态博弈,最终达到新的均衡点X*。由图2可知X*

  (2)增加政府对不实施构建行为的企业给予惩罚收益F。要使增加政府对不实施构建行为的企业给予惩罚收益F,政府主动支持企业实施构建行为的收益曲线AB绕左端点逆时针转动(如图3所示)。这时,政府主动支持企业实施构建行为的收益增加,政府必定会采取主动支持策略。同时,政府采取主动支持策略,那么企业由于收益减少将会降低不实施构建行为概率,经双方多次反复博弈,最终将达到新的均衡点X*。

  (3)减少政府因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时的收益T2。随着政府因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时的收益T2减少,政府主动支持构建行为和消极支持构建行为收益曲线AB、CD都相应绕端点逆时针转动,两条新直线交汇新点X*即为企业最优不实施构建行为策略的概率。

  (4)增加政府政治成本H。随着政府政治成本H的增加,政府两条收益曲线AB、CD分别绕端点逆时针旋转,新交点X*为企业最优行为点,X*

  五、结论及建议

  综合上述政府与企业在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中行为选择动态均衡分析,我们可知降低政府的支持成本C、减少政府因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时的收益T2、增加政府对不实施构建行为的企业给予惩罚收益F和增加政府政治成本H将有利于降低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概率,促进企业实施构建行为,增强产品的技术先进性‍‌‍‍‌‍‌‍‍‍‌‍‍‌‍‍‍‌‍‍‌‍‍‍‌‍‍‍‍‌‍‌‍‌‍‌‍‍‌‍‍‍‍‍‍‍‍‍‌‍‍‌‍‍‌‍‌‍‌‍。因此,我们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第一,制定科学、有效支持政策,规范并确保支持政策落实,尽量减少政府主动支持的资源成本。根据社会对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需求,结合政府职责和企业发展实际,经过充分调研、论证,制定科学、有效企业实施构建行为的支持政策,支持政策包括金融、税收、人才、资金、项目、土地一系列优惠政策,尽量避免支持政策缺乏科学性导致支持成本增加。与此同时,规范制度,确保支持政策落实,降低落实成本。这样通过提高支持政策科学性减少制定成本和规范落实行为降低落实成本,尽量减少政府主动支持企业实施构建行为的资源成本,促推企业实施构建行为。

  第二,加大对不实施构建行为的企业惩罚收益F并对实施构建行为的企业给予奖劢。一方面,对不实施构建行为提升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产品性能的企业加大处罚力度,具体包括征收落后产能税、实施技术淘汰、强制停产整顿等措施,增加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的成本,间接减少企业利润,促进企业采取技术革新以求发展。另一方面,对实施构建行为的企业给予各种奖劢,包括政府优先采购、政府提供各种低息贷款或提供技改资金等物质奖励措施以及媒体表扬、授予产品质量标志等提高企业声誉的措施,促推企业加快推进构建行为。

  第三,减少政府因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带来的收益T2。由于企业在不实施构建行为情况下,可以调用大量资源生产更多的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产品,企业经多年成熟销售,技术产品市场占有率高,技术产品销售率高,这给企业带来大量的利润,同时也将给政府带来更多的税收T2,所以政府与企业双方从自身短期利益考虑,都不愿推进构建行为,这就是说政府与企业形成的利益同盟阻碍了企业构建行为实施,因而要打破政府与企业之间密切的利益联系,降低地税比例。同时,政府自身“革命”,从而减少政府因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带来的收益,以此促推企业加快推进构建行为,生产先进、高效的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产品,满足社会公众需求,增强政府与企业的社会责任。

  健康论文投稿刊物:《健康大视野》杂志是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正式批准,由卫生部主管中国保健协会主办的国家级医学专业性综合学术期刊。《健康大视野》杂志是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正式批准,由卫生部主管中国保健协会主办的国家级医学专业性综合学术期刊。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019、国内统一刊号:CN 11-3252/R、邮发代号:82-584,国内外公开发行。

  第四,引入约束机制,增加政府政治成本H和企业声誉成本h。充分发挥公众、民间组织和新闻媒体约束组织的作用,建立科学的约束机制,规范并促推政府与企业实施构建行为,增强政府与企业的社会责任。通过公众、民间组织和新闻媒体等的全方位约束,企业不实施构建行为,大健康产业发展科技产品功能不足,不能满足公众的大健康需求,企业的声誉成本将提高,从而企业会自觉地履行社会责任,推进构建行为。同样,公众、社会团体有媒体的监督使政府也将面临更直接的约束,增加政府政治成本,促使政府依法履职,主动支持企业实施构建行为。

  参考文献:

  [1]Freeman,C.Technology,Policy,andEconomicPerformance:LessonsFromJapan[M].London:PinterPublishers,1987.125-130.

  [2]Cooke,P.RegionalInnovationSystems,Clusters,andtheKnowledgeEconomy[J].IndustrialandCorporateChange,2001,10(4):945-974.

  [3]Maskell,P,Malmberg,A.LocalisedLearningandIndustrialCompetitiveness[J].CambridgeJournalofEconomics,1999,23(2):167-185.

  作者:潘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