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咨询

让论文发表更省时、省事、省心

高校数字化阅读开展现状及加强措施

时间:2018年09月05日 分类:教育论文 次数:

在如今的数字化时代,高校大学生接受的数字阅读越来越多,这也成为了一种常态化的阅读方式,为此下面文章就首先阐述了数字阅读及数字阅读推广的概念,对于传播学5W模式对数字阅读推广要素做了剖析,并针对各要素做了现状阐述,最后结合问卷调研的情况,提出

  在如今的数字化时代,高校大学生接受的数字阅读越来越多,这也成为了一种常态化的阅读方式,为此下面文章就首先阐述了数字阅读及数字阅读推广的概念,对于传播学“5W”模式对数字阅读推广要素做了剖析,并针对各要素做了现状阐述,最后结合问卷调研的情况,提出了对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工作的思考,以期为高校图书馆开展数字阅读推广活动提供参考。

  关键词:数字阅读推广,高校图书馆,现状对策

图书馆

  数字阅读相较于传统纸质阅读已经逐渐成为主流趋势,数字阅读正因其阅读方式的多样化、内容的丰富性以及交互性等特点愈发受到以高校大学生为主体的青年人青睐。大学生作为接触数字阅读最主要的一部分人群,高校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开展就显得格外重要,直接影响大学生数字阅读的认知和体验,并间接地影响他们数字阅读行为。

  1数字阅读推广相关概念

  1.1数字阅读

  “数字阅读”这一名词普遍运用于图书馆领域,像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专门设立了“网络与数字阅读委员会”。关于数字阅读的概念问题,国内学者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研究。姜洪伟[1]认为,数字阅读从形式上表现为阅读的数字化,表现为读者借助数字设备阅读数字化文本内容。

  肖雪[2]认为,数字阅读是指借助电脑、手机等数字阅读设备,接收并获取文本中信息、知识、内容的行为,包含在线和离线两种方式,如浏览网页信息、邮件信息、文献数据库、电子书、手机短信、电子报纸期刊等内容。刘炜[3]认为,广义的数字阅读的载体可以是任何数字化终端如网络浏览器、电子书阅读器、音视频设备等,内容可以是任何格式包括文本、图像、音视频,而且形式上可以是交互的社会性阅读,也可以是私密的个人阅读。

  柯平[4]从数字阅读的概念体系出发,重点辨析了数字阅读对应概念、相近概念和相关概念,并将数字阅读内涵总结为数字文本知识和数字媒介信息获取的一种阅读活动和文化现象。通过对上述学者定义的解读,本文认为数字阅读区别于传统阅读的本质特点为阅读内容及方式的数字化,指读者借助各种数字化平台或移动终端,以数字化形式获取信息或传递认知的过程。

  1.2数字阅读推广

  目前学界尚未形成统一明确的“数字阅读推广”定义,部分学者沿用“阅读推广”的概念并在此基础上进行适度推导和延伸。因此本文对有关“阅读推广”概念相关研究进行了梳理。“阅读推广”一词是学者根据英文的“ReadingPromotion”翻译而来并于国内得到广泛使用,而“Promotion”本质的含义为“促进或提升”,所以也有学者在研究中将“ReadingPromotion”直译为“阅读促进”。

  而这一词汇的出现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密不可分,该组织于1995年将每年的4月23日定为“世界读书日”,又于1997年又发起了“全民阅读”活动,大力推动了阅读活动开展的同时引起了人们对阅读的关注,所以最初“ReadingPromotion”一词常使用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国国会图书馆、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等倡导全民阅读的组织机构的网站和工作报告中。但无论是网站、工作报告、期刊,还是维基百科,都没有对“ReadingPromotion”进行明确定义。

  我国在响应全民阅读号召的同时,学界也就引入“ReadingPromotion”相关概念,通常译为“阅读推广”,随着全民阅读活动的不断深入,“阅读推广”也就成为领域内学者关注的热点。根据字面理解,可以将“阅读推广”认为是以实现全民阅读为目的而开展的引导阅读、激励阅读等相关活动的统称。最初学界从政府、社会等宏观层面对阅读推广进行界定。

  张怀涛[5]对既有学者的观点进行提炼整合,认为阅读推广实际上就是推广阅读,可以概括为社会组织或个人以促进人们阅读为目的开展的相关活动,换言之就是社会组织或个人为推动人类特有的阅读活动,采取一定的方式和措施,提高阅读的效用,扩大阅读的影响范围,让人们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到阅读活动中。

  王辛培[6]认为,阅读推广是图书馆、出版机构、媒体、网络、政府及相关部门等为培养读者阅读习惯、激发阅读兴趣、提升阅读水平、促进全民阅读所开展的有关活动和工作。随着全民阅读的推进,图书馆以其职能优势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便有学者尝试从图书馆角度出发,对“图书馆阅读推广”进行概念界定。

  于良芝等[7]认为,图书馆阅读推广是以培养读者阅读习惯、提升阅读兴趣为目的,通过介绍宣传图书等馆藏资源并以互动的形式让读者参与其中的一种活动。程大立认为阅读推广是图书馆重要的职能组成部分,并将其定义为旨在提升读者的阅读水平、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以及培养读者良好阅读习惯所开展的所有工作的统称。

  王波[8]认为图书馆阅读推广是指图书馆通过精心策划、组织,并将读者的关注点从海量馆藏转移到小范围的有吸引力的馆藏,从而提高馆藏的流通量和利用率的活动。综合上述学者对阅读推广概念的辨析,本文将图书馆阅读推广定义为:图书馆以激发读者阅读兴趣、培养阅读习惯、提升阅读能力、提高阅读认知为目的,利用其自有资源、设备设施等各种条件所开展的各种实践活动。

  延伸至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上来,结合数字阅读的特点,可以将其做定义为:高校图书馆作为推广主体,为了激发读者数字阅读行为,培养读者数字阅读兴趣和习惯,提升读者数字阅读素养,依托丰富的数字资源和数字化平台、设备,所精心策划、组织并开展的各项活动。

  2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开展现状

  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从本质上看,可以理解为一种传播活动,适用传播学的一般原理。所以本文从传播学的角度切入,根据拉斯韦尔5W模式(Who,SayWhat,InWhichChannel,ToWhom,WithWhatEffect)将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活动按要素划分为推广主体、推广对象、推广渠道、推广客体和推广效果,并从这些方面分析当前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开展现状。

  2.1推广主体

  推广主体指“由谁来进行推广”的问题,高校图书馆也开始逐渐关注推广主体的多元化建设,以成立读书协会等读者管理组织形式为主并引导其参与到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组织策划中,然而目前大多数高校图书馆阅读数字推广活动的主体仍比较单一,为图书馆本身,只有在开展一些特定形式的活动时数据库提供商会以主体身份加入其中,如数据库有奖竞答、信息检索大赛等。

  在推广主体专业化程度上也普遍存在不足,少有图书馆成立专门数字阅读推广部门以及专业化团队。此外,当前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多以单个高校图书馆为主体,缺少馆校之间、图书馆与社会机构之间的合作。

  2.2推广对象

  推广对象解决的是“推广什么”的问题,而高校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对象主要是指数字阅读的客体。数字阅读的本质特点是阅读内容和阅读形式的数字化,当前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的对象主要围绕这两个方面,内容上以各种形式的数字资源为主,如专业数据库、视频课程、电子书刊等,形式上以数字资源的载体和汇集平台为主,如电子阅读器、图书馆移动阅读平台等。

  也正是由于上述数字阅读的特点,读者进行数字阅读需要具备一定的数字阅读能力,因此图书馆在推广数字资源及数字资源平台同时,会重点对数字资源及平台的使用方法进行宣传和推广,关注读者数字阅读素养能力的培养。当前高校图书馆十分重视数字阅读平台的建设和推广,而对于数字资源的整合不足。广度上看,缺乏平台与平台之间的资源整合;深度上,对馆藏数字资源的分类、组织不够完善。

  2.3推广渠道

  推广渠道指的是“如何进行推广”的问题。可将高校数字阅读推广渠道理解为活动的开展形式,当前高校图书馆在数字阅读推广活动采取的形式上大部分与传统阅读推广活动相同,如讲座、培训,知识竞赛,有奖征文,图书漂流,书评书摘等。

  而许多高校图书馆也开展了一些具有数字阅读特色的阅读推广活动,如电子阅读器的体验推广,数字资源平台的体验和分享等。由于大学生读者群体的阅读习惯的改变以及新媒体在信息传播和用户交互上的优势,无论是传统阅读推广还是数字阅读推广活动都开始充分发挥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的作用,并将与读者之间的互动视为重点,这已经成为当下的主流趋势,也体现了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阅读推广工作的与时俱进。

  2.4推广客体

  推广客体指的是“向谁推广”的问题,是推广主体希望通过活动施加影响、产生效果或达到目的的受众,而数字阅读推广的受众指的就是活动的参与者。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参与者与公共图书馆和其他社会机构不同,面向的群体是在校师生,其中以大学生为主。数字时代下,以大学生为代表的青少年是数字阅读的主要群体,且大学生是高校开展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主要参与者,也是整个推广过程的终端,更是受活动影响的受益者。所以,高校的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应当围绕大学生展开,策划大学生感兴趣的主题,并根据不同年级、专业学生的能力和习惯有针对性地组织开展活动,以吸引更多的大学生参与进来。

  2.5推广效果

  推广效果指的是“推广作用”的问题,反映的是推广目标的达成情况。高校图书馆开展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直接目的是向读者宣传和介绍图书馆数字馆藏和设备等,以提高图书馆数字资源的利用率,而其根本目的是为了让读者参与到数字阅读中来,激发读者数字阅读行为,培养读者数字阅读兴趣和习惯,提升读者数字阅读素养,使读者可以进行高质量和高效率的数字阅读。所以,读者是衡量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重要因素,也是推广效果的最终体现。而当前高校图书馆对推广效果的评估重视不足,大部分高校评估推广效果还依据参与人次等简单的数据和主观经验判断。

  3对当前高校数字阅读推广的思考

  为了更好地调研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的开展情况,本文选择了南京地区4所高校进行了问卷调查,其中问卷的最后一部分设计了搜集读者建议的开放式问答题,在576份参与过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问卷中共收到了近100条来自读者反馈的问题和建议,本文对这些建议提炼整理,并结合当前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开展现状,就以下几个方面提出了思考。

  3.1加强图书馆推广主体建设

  组建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工作专项团队,专门负责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研究和策划,成立以图书馆为依托的社团组织,比如读者管理委员会、读者协会,将读者引进来,让读者参与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组织和策划,使读者更好地了解图书馆,喜欢到图书馆来。

  3.2增进与读者互动,注重读者反馈

  图书馆可以开通微博、微信的留言功能,让读者发表参与活动的感受,以便图书馆完善活动的形式和内容;设立图书馆用户服务社区,即时与用户互动,既可为用户提供交流阅读心得、反映阅读需求的平台,又可从中了解用户的阅读动机、阅读兴趣。

  3.3注重搜集调研读者数据,分析兴趣和需求

  通过网络社交平台产生的相关信息,以及馆员在日常工作中积累的大量咨询数据进行深层次挖掘,分析出读者潜在的阅读意愿并进行个性化推荐,组建读者群(专业、年级、喜好),开展个性化、专业化的数字阅读推广活动。

  3.4拓宽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信息的传播渠道

  图书馆可以利用手中掌握的学生信息资料,将阅读推广活动内容发送至学生的邮箱、微信或QQ,争取让更多的学生知晓并参与活动。

  3.5数字阅读推广日常化、主题化,开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推广活动

  图书馆可以结合实际情况设立数字阅读推广日,并围绕具体节日开展以节日为主题的推广活动,在形式上可以完善电子阅读器外借服务,引入3D全息投影、VR设备等前沿科技产品,为读者提供各类新型立体阅读体验。

  3.6深化读者管理,创新激励机制

  图书馆可以建立数字阅读档案,以积分的形式对于参与活动次数较多、数字阅读频率较高的读者进行一些奖励措施。除此之外,高校图书馆还可以与各学院、团委联合创办如学院、班级阅读评选制度,推动学院、班级之间的阅读比赛并引入学分奖励制,并以作品展览等形式激发读者数字阅读的兴趣和行为。

  3.7打造数字阅读推广品牌

  图书馆可以通过创办主题论坛、馆办电子期刊来提高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传播效果,还可以接轨社会资源,如邀请知名专家学者到学校交流互动,组织各项以“数字阅读”为主题的公益活动来提升影响力。

  4结语

  随着数字阅读研究领域的不断深入,数字阅读相关技术及应用的实现,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的舞台也愈加宽广,国内高校图书馆也涌现出更多精彩别致的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如北京大学图书馆推出“书读花间人博雅——2013年好书榜精选书目/摄影展”活动,郑州大学图书馆发起的“微博—@大学生阅读分享平台”活动,四川大学图书馆举办的“微拍电子书”活动“在线学堂”宣传活动,东北财经大学图书馆联合数据库公司共同举办的“丁香路数字资源宣传街”活动等。可以预见,在数字时代的滚滚浪潮下,高校图书馆能够不负众望地扬起数字阅读推广的风帆。

  参考文献

  [1]姜洪伟.数字阅读概念辨析及其类型特征[J].图书馆理论与实践,2013(9):9-11.

  [2]肖雪.国内外老年人数字阅读研究述评[J].图书情报工作,2014(8):139-146.

  [3]刘炜.数字阅读——开启全民阅读新时代[J].图书馆与阅读,2009(12):35-37.

  [4]柯平.数字阅读的基本理论问题[J].图书馆,2015(6):1-6,36.

  [5]张怀涛.阅读推广的概念与实施[J].河南图书馆学刊,2015(1):2-5.

  图书馆评职范文阅读:公共图书馆全民阅读推广服务的策略

  公共图书馆是由国家中央或地方政府管理、自主和支持的、免费为社会公众服务的图书馆。但就当前公共图书馆的应用现状来看,在落实全民阅读目标的过程中,还存在很多不足,需要不断完善和改善。下面文章就公共图书馆对全民阅读推广的重要意义入手,叙述当前我国全面阅读现状和存在问题,重点阐述公共图书馆全民阅读推广服务的重要策略和方法。

  

NOW!

Take the first step of our cooperation迈出我们合作第一步

符合规范的学术服务 助力您的学术成果走向世界


点击咨询学术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