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服务内容

在线编辑 学术顾问

咨询率高的期刊

推荐论文

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构建及应用

时间:2022年07月11日 所属分类:推荐论文 点击次数:

摘 要:为提高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发展水平,需明确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当前发展状态。 在深刻领会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内涵的基础上,从资源、生态、经济、社会子系统角度,构建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并采用单指标量化-多指标综合-多准则集成(SMI-P)

  摘 要:为提高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发展水平,需明确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当前发展状态。 在深刻领会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内涵的基础上,从资源、生态、经济、社会子系统角度,构建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并采用单指标量化-多指标综合-多准则集成(SMI-P)法,对河南省引黄受水区 2011—2020 年发展水平进行评价。 结果表明:研究区 14 个地级市发展水平呈上升趋势,整体由较低水平上升为中等水平;各子系统中,资源子系统发展水平呈下降趋势,生态、经济、社会子系统呈上升趋势;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发展水平时空差异十分明显,各地级市发展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关键词:高质量发展;指标体系;资源-生态-经济-社会系统;引黄受水区;河南省

水资源发展

  1 引 言

  如今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1]。 该战略提出后,河南省委省政府提出“在黄河流域率先树立河南标杆”,探索富有地域特色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 河南省引黄受水区目前发展水平尚不明确,亟须探明当前发展水平,为河南省高质量发展提供参考。 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后,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学术界掀起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研究热潮。

  目前,有关高质量发展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2-3]。夏军[4] 总结了黄河流域综合治理与高质量发展的机遇与挑战,指出要加强科学技术创新、落实流域生态保护措施。 张贡生[5]、安树伟等[6] 研究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内涵,提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科学内涵主要体现在整体性和系统性,强调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以人为本。 刘昌明[7]、杨永春等[8] 认为高质量发展的研究重点是探寻同质前提下的协同新模式。 随着研究进一步深入,农业[9]、工业[10]、高校教育[11]、文化产业[12]、旅游业[13]、水利[14]等高质量发展概念被提出。 左其亭[15] 从战略实施的需求出发,提出战略实施的研究框架。 部分学者开展了一系列量化研究,评价了黄河流域九省区[16-19]、黄河下游[20]等区域的发展水平,研究结果表明黄河流域发展水平不断上升。

  通过查阅文献发现,当前以黄河流域为对象的研究较多,针对河南省引黄受水区的研究相对较少;在构建评价指标体系时,大多结合高质量发展的内涵并以目标为导向,从创新驱动发展、资源安全供给、生态健康宜居、经济增长有序、社会和谐稳定、文化先进引领等角度构建指标体系[21-22],很少考虑区域实际存在的问题,且从系统层面出发构建评价指标体系的研究相对较少。笔者综合考虑高质量发展内涵以及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存在的实际问题,从资源、生态、经济、社会系统层面出发构建评价指标体系,并采用单指标量化-多指标综合-多准则集成( SMI-P)法对区域发展水平进行评价,以期为促进区域高质量发展提供参考。

  2 研究区概况及数据来源

  河南省引黄受水区位于河南省中北部沿黄两岸,包括郑州、开封、洛阳、三门峡、平顶山、安阳、新乡、济源、焦作、商丘、周口、许昌、鹤壁、濮阳等 14 个地级市,是“一带一路”经济带的核心区域,呈承东启西、连贯南北之势,区位优势非常明显。 河南省引黄受水区资源-生态-经济-社会系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较为突出,水资源量有限,自然生态本底脆弱,不具备承载现代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能力,主要表现在:

  ①水资源短缺,人均水资源量仅为 214.21 m3,远低于全国和河南省平均水平;②水资源利用效率低下[23],水资源安全保障能力不足[24];③生态脆弱,城市空气质量较差,地表水污染程度较高,酸雨发生率高,农村环境保护程度整体偏低;④暴雨洪水威胁大,如 2021 年“7·20”特大暴雨洪水,河南省引黄受水区 1 366.43 万人受灾,造成重大生命财产损失;⑤发展不充分,以农业为主导的特征明显,经济实力不强,低质低效问题突出;⑥人口密度大,2020 年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常住人口 7 409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 74.6%,人口密度 714 人/ km2,属于人口密集区。本文所用数据主要来源于 2011—2020 年《河南省水资源公报》《河南省环境统计年报》以及各地级市的水资源公报。

  3 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

  3.1 评价指标体系

  综合考虑河南省引黄受水区的区域特点以及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按照科学性、简明性、可获取性原则,以及完备性和代表性相结合、定性分析和定量分析相结合原则[22],从资源、生态、经济、社会 4 个子系统选取评价指标,构建评价指标体系。资源子系统从水资源、土地资源、粮食资源的供给情况、利用现状反映其发展水平,生态子系统从水生态、生存环境两方面反映其发展水平,经济子系统从宏观经济、绿色发展、创新驱动三方面反映其发展水平,社会子系统从人民幸福、基础保障两方面反映其发展水平。3.2 评价方法采用左其亭[25]提出的单指标量化-多指标综合-多准则集成法进行发展水平评价。多指标综合。 为弥补单一主观赋权法或客观赋权法的不足,采用熵权法[23] 与层次分析法[24] 相结合的方法,计算各指标的组合权重,然后进行多指标加权。

  4 结果与讨论

  4.1 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发展指数时序演变及趋势

  根据式(1) ~ 式(4)计算得到 2011—2020 年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各地级市发展指数。河南省引黄受水区整体发展水平呈波动上升趋势,其中郑州明显高于其他地级市,其他各地级市变化趋势差异较小。 2011—2015 年整体发展水平较低,2015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正式实施以后,各地级市加大了生态环境保护力度,生态系统发展水平有了很大提升,因此带动了 2016 年区域整体发展水平的明显提高。 2018 年对外贸易摩擦持续,造成贸易与跨境投资减少以及商品价格异动等负面反应,各地级市经济发展水平略有下降。 区域发展水平分层现象明显,郑州创新能力强、经济发达,发展水平明显高于其他地级市。 发展水平增长速度最快的也是郑州,发展指数由 0.42(中等水平)增长到 0.76(较高水平);增长速度最慢的是安阳,发展指数由 0.28(较低水平)增长到 0.41(低水平)。

  4.2 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发展空间分布及演化

  2011—2020 年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典型年份发展水平空间分布变化。 2011 年除郑州处于中等水平、鹤壁处于低水平外,其他地级市均处于较低水平;随着时间的推移,河南省中西部地区发展水平率先提升,东南地区紧随其后,北部地区始终处于较低水平;2016 年,省会郑州带动周边城市发展,区域整体发展水平有了很大提升,洛阳、平顶山、安阳、新乡、商丘、周口均提升为中等水平;2018 年,许昌、济源提升为中等水平;2020 年,除鹤壁、濮阳、三门峡外,其他地级市均达到中等及以上水平,其中郑州达到了较高水平。

  从近 10 a 的发展变化来看,河南省中西部地区发展水平高于东部地区,郑洛城市圈带动了中西部地区的发展,郑开一体化持续发展带动了东部地区的发展,而北部地区发展水平较低;区域发展水平相差较大,2020 年发展指数最高的郑州为 0.76(较高水平),最低的三门峡为 0.36(中等水平),整体发展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4.3 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发展维度分析

  根据式(1) ~ 式(4)计算得到 2011—2020 年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各市资源、生态、经济、社会 4 个子系统的发展指数。各地级市资源子系统之间发展水平相差较大,而各地级市自身发展水平总体趋势随时间变化不大。 2019 年耕地面积与粮食产量有所减少,导致资源系统发展水平有所降低;2019 年 9 月确立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发展战略以后,人均耕地面积有所增加、人均用水量有所减少,因此 2020 年各地级市资源子系统发展水平有了明显提升。

  商丘人均用水量较低,资源子系统发展水平提升最大,发展指数由 0.78(较高水平)提升到 0.86(高水平);三门峡发展水平下降最严重,发展指数由 0.92(高水平)下降到 0.55(中等水平)。由图 3(b) 可知,2011 年各地级市生态子系统发展均处于较低或低水平,区域生态子系统发展水平较为低下。 2015 年以前各地级市生态子系统发展水平始终在低水平徘徊,2015 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正式实施以后,人均 COD 排放量与人均 SO2排放量明显降低,2016 年各地级市生态子系统发展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基本上升了 1 ~ 2 个等级。2020 年,区域生态子系统发展水平比 2011 年有了大幅提高,整体上升 2 ~ 3 个等级,除鹤壁、三门峡、济源外其他地级市均达到水平,许昌市着力打造生态强市取得明显效果,生态子系统发展指数由 0.20(较低水平)上升到 0.90(高水平),上升最大。

  2011—2020 年各地级市经济子系统发展水平整体呈现平缓波动上升趋势,但郑州发展水平明显高于其他地级市,发展指数由较高起点的2011 年0.45(中等水平) 大幅提升至 2017 年的 0. 92(高水平)。 2018 年之后受对外贸易摩擦的影响,郑州经济子系统发展水平有所下降。 郑州专利授权数远远高于其他地级市,说明其科技创新能力较高;郑州万元GDP 用水量与万元 GDP 能源消耗量均低于其他地级市,说明其绿色发展能力较强,因此郑州经济子系统发展水平大幅提升。

  济源次之,发展指数由 2011 年的0.30(较低水平)提升至 2020 年的 0.51(较高水平),原因是其总人数较少、人均 GDP 高于其他地级市。 其他地级市产业结构单一且创新能力不足,经济子系统发展水平差距不大,在低水平与较低水平之间波动,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各地级市社会子系统发展水平在原有基础上齐头并进,都呈缓慢上升趋势,但上升幅度不大。 2011—2020 年,各地级市自来水普及率、燃气普及率均有大幅提升,目前基本达到全面普及,因此各地级市社会子系统发展水平呈缓慢上升趋势;由于各地级市人均受教育年限、医疗卫生人员比例均没有较大提升,因此制约了社会子系统的发展,提升幅度不大。

  5 结 语

  本研究通过建立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利用 SMI-P方法,研究了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发展水平时空变化趋势,并分析了各子系统的发展变化趋势,主要结论如下:2011—2020 年,河南省引黄受水区整体发展水平呈上升趋势,整体由较低水平上升为中等水平,远没有达到高质量发展水平;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发展水平空间差异较为明显,中西部地区发展水平高于东部地区,北部地区最差,各地级市之间的差异在 2016 年后逐渐缩小;各子系统中,资源子系统发展水平呈下降趋势,各地级市需加强各类资源的节约集约利用。

  生态、经济、社会子系统呈上升趋势,目前生态子系统基本达到高质量发展水平,各级部门仍需通力合作,并且制定严格的法规筑牢生态保护屏障;经济子系统整体处于较低水平,各地级市需改善产业结构、加大创新投入与产出;社会子系统稳步上升,目前基本达到中等水平,各地级市需加强基础保障、丰富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 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各地级市发展水平各不相同,需因地制宜、分类施策。限于数据获取途径单一,本文仅对河南省引黄受水区发展水平进行了初步评价,今后可考虑利用 GIS获取更多数据进行完善;本文未对提高区域发展水平的路径进行优选,今后需对提高区域发展水平的路径开展研究,有效促进区域实现高质量发展。

  参考文献:

  [1] 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J].求是,2019(20):4-11.

  [2] 迟福林.以高质量发展为核心目标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J].行政管理改革,2017(12):4-13.

  [3] LI Chenggang,WAN Jun,XU Zhenci,at al. Impacts of GreenInnovation, Institutional Constraints and Their Interactionson High⁃Quality Economic Development Across China [ J].Sustainability,2021,13(9):5277-5296.

  [4] 夏军.黄河流域综合治理与高质量发展的机遇与挑战[J].人民黄河,2019,41(10):157.

  [5] 张贡生.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内涵与路径[J].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22( 5):119-128.

  [6] 安树伟,李瑞鹏.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的内涵与推进方略[J].改革,2020(1):76-86.

  [7] 刘昌明.对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几点认识[J].人民黄河,2019,41(10):158.

  选自期刊《人民黄河》第 44 卷第 7 期

  作者:张修宇1,周 莹1,韩春辉1,杨淇翔2(1.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河南 郑州 450046;2.河南省水利勘测设计研究有限公司,河南 郑州 45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