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服务内容

在线编辑 学术顾问

咨询率高的期刊

经济论文

“一带一路”倡议下广东东盟经贸发展研究

时间:2022年09月19日 所属分类:经济论文 点击次数:

摘要:中央一带一路倡议规划下,广东积极发展对外经贸关系,与东盟各国共同建设海上丝绸之路新支点,是广东开展全面对外开放的新时代行动。在这一背景下,广东东盟取得了贸易、双向投资、产能合作、交通运输等方面的重大进展,但同时也存在合作层次低下、走

  摘要:中央“一带一路”倡议规划下,广东积极发展对外经贸关系,与东盟各国共同建设“海上丝绸之路”新支点,是广东开展全面对外开放的新时代行动。在这一背景下,广东东盟取得了贸易、双向投资、产能合作、交通运输等方面的重大进展,但同时也存在合作层次低下、“走出去”动能不足、地区矛盾频发、省内金融支持不足等问题。文章针对这些成绩和挑战,应该从国家政策、产能合作、科研合作、金融支持四个方面综合施策加以解决。

  关键词:一带一路;广东东盟;区域合作;经贸合作

对外经贸实务

  2013年10月提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合称“一带一路”。这是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共建人类命运体的未来战略合作框架,是中国积极推动开放合作,构建合作发展共赢的国际关系的全新方案,是中国借用古代历史符号勾勒的纵贯古今、联立陆海、横亘中西的世纪蓝图。

  经贸论文投稿刊物:《对外经贸实务》杂志(月刊)是一本中文核心期刊,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是一本服务各级各类涉外经贸企业、涉外经济管理部门、科研单位、图书情报部门和外经贸院校的学术性、专业性和实用性的期刊。

  同时,“一带一路”还赋予了地方政府实现全面对外开放的时代内涵。当前,中美经贸摩擦余波未平,全球经济处于下行周期,中国和东盟所在的东亚地区在未来仍要承担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责任,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区域动力。“一带一路”顶层设计不仅仅是经济贸易之路,更是中国“面向世界,积极承担大国责任”的和平发展之路,而广东省作为中国第一经济大省,积极承担全面对外开放的历史使命,构筑“一带一路”南向桥头堡,与东南亚沿线国家积极磋商,加深经贸文化合作,是广东省不可避免的时代责任。“顺势而为,更有作为”是新形势下广东省向全中国、全世界发出的时代宣言。

  一、“一带一路”倡议下广东东盟经贸合作新进展

  (一)中国-东盟双向贸易合作成效显著

  东盟全称是东南亚国家联盟,于1967年8月8日成立于泰国曼谷,作为东南亚各国政治、经济、安全一体化组织,为东南亚国家的持续发展贡献了区域动力。由于东盟重要的地理区位优势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优势,一直以来与广东省有着密切的贸易往来。据海关广东分署统计,2013至2018年,广东对东盟进出口额从6343.3亿元增至9542.51亿元,年均增长9%,占当年广东进出口比重从9.4%提升至12.7%。

  2018年,广东对东盟地区货物出口总额高达4315.69亿元,较2017年增长0.3%;广东对东盟地区货物进口总额高达5226.82亿元,同比增长19.2%。由于2018年美国单方面宣布对华做出贸易制裁,这组数据可与广东-美国的货物进出口贸易做一个横向对比:2018年粤美贸易出口额为7404.05亿元,同比增长1.1%;2018年粤美贸易进口额为1327.13亿元,同比增长1.7%。由此可以说明,广东与东盟的货物进出口总额已经超过与美国的进出口总额,在世界市场处于下行周期的情况下,广东与东盟进出口贸易保持一定幅度的增长,说明双方未来的合作前景良好,具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二)中国-东盟双向投资加速增长广东省作为“海上丝绸之路”新的桥头堡,带动中国“海丝”贸易的快速发展, 已然成为广东省在“一带一路”布局的全新发展路径。2018年,广东省对东盟的投资在各行各业出现齐头并进的现象:在2018年中,广东与东盟各国签订的协议(合同)数量多达341个,其中与新加坡签订协议(合同)数量就有153个。

  2017年,在广东与东盟双向投资的第一阵地新加坡,签订的合同外资金额和实际投资金额分别为129.8亿元人民币、27.8亿元人民币,分别占沿线国家在广东投资的72.7%及88.8%。同年,中国对新加坡直接投资净额为631,000万美元,中国实际利用新加坡外商直接投资净额为476,318万美元。并且,广东省内企业在东盟各国的投资领域也有所改变,从最初的家电旨在转向建材、轻工和资源开发等较高附加值领域。

  (三)港澳与东盟合作潜力巨大

  香港是国际物流航运、贸易中心,也是中国最大的金融自由港。在香港对外经贸合作的实践中,与东南亚各国的经贸往来日益密切。东盟香港双边贸易额近年来增长较快,由2013年的945.95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1183.38亿美元,5年内进出口增长率高达25.09%。东盟是香港的第四大出口市场,出口体量紧随中国内地、欧盟及美国之后。2019年前9个月,香港对东盟的总出口为296亿美元,按年增加2.6%。

  2019年首9个月,香港对东盟的出口有97.4%为转口货品,总值288亿 美元,其中70.2%源自中国内地,其次为台湾(3.6%)及美国(3.5%)。同期,在东盟诸国中,越南是香港最大的出口市场,新加坡、泰国和菲律宾的出口体量紧随其后。近年来香港-东盟的进出口贸易增长率逐渐走高,尤其是中美贸易冲突持续升级,导致香港和东盟的贸易亲密度将持续稳中向好。

  (四)交通运输实现立体式多式联运随着中国快速运输行业的迅猛发展,广东与东盟之间的多式联运通道已经实现了互联互通。多式联运的水平高低不仅取决于各式交通的运营水平,还取决于相互之间的配合默契程度。根据现有发展瓶颈,广东政府管理部门积极学习云南、广西在交通设施建设方面的优秀经验,在积极推进多式联运发展,互联互通货运通道建设方面,不断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并且鼓励有关运输企业发挥小、快、灵的优势,打破市场壁垒;鼓励科学地配置交通运输资源,提高整体运输效率;鼓励运输企业进行运输模式创新,群策群力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优势。

  二、“一带一路”倡议下广东东盟经贸发展问题

  (一)与东盟国家经贸合作层次有待提升

  广东为了促进“一带一路”的快速发展,不仅在省内各级地市布局建设了不少产业园区,也在提高海外自贸区的建设力度。但是许多产业园区仍然处于建设初期,各类配套设施的建设仍不完善,对省内企业“走出去”的带动效应不甚明显,与东盟各国在产业和运输的分工上的合作有待进一步深化。并且,广东与东盟国家间经贸合作层次亟待整合加强还表现在一些重大合作项目上。例如,2018年广东天启电器有限公司在广西东博会投资建设日用小家电产业园,建成达产后,预计可实现年产值5亿元,而广东省内却缺少类似的孵化平台帮助省内企业解决投资问题。相较于其他的区域合作,广东与东盟的合作仍然存在项目数量少,项目洽淡促成率低,投资回报慢等问题亟待解决。

  (二)企业“走出去”动力和能力还不足

  东南亚各国在政治、经济、社会稳定等方面差异较大,多元语言和宗教导致广东企业在走进东南亚各国的过程中沟通和合作成本增加,一定程度上减弱了广东企业产业合作的积极性。并且,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对相关国家的研究和信息是十分重要的一环,而部分东南亚国家信息相对不太透明,一定程度延缓了企业“走出去”的进程。企业难以了解到国外市场的隐性信息,只能通过政府的统筹和指导才能实现了解,而当前广东省内缺少此方面对口机构,针对东盟各国的经济、政策、法律法规和产业等方面的情况进行深入研究,导致企业在投资东盟国家信息不对称,从而导致企业“走出去”动力不足。

  三、广东东盟经贸发展SWOT矩阵构建及战略选择

  (一)优势(S)广东与东盟开展“一带一路”倡议下经贸合作的优势包括:广东地处中国大陆最南端,毗连港澳,面向南海,控扼亚太主要航道,与东盟各国隔海相望。广东自唐宋便是数一数二的贸易大港,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发源地之一。广东省雄厚的经济实力为双方合作提供了优质的合作平台和庞大的消费市场。

  (二)劣势(W)广东-东盟的经贸合作还在以下几个方面存在劣势:广东省与东盟各国之间未能做到货物运输的高效通畅,主要的货运方式仍是以海运为主,难以形成立体式的多式联运格局。缺乏核心企业在东盟投资发挥核心引领作用,不利于省内企业抱团走出国门,实现高效的海外投资,难以在东盟国家形成投资的规模效益。

  (三)机会(O)在新的发展形势下,广东应该持续打造“海上丝绸之路新支点”,发挥人口大省和经济大省的示范带动效应,并积极深化改革,发现发展新机会。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的迫切需要:东盟的新兴市场国家是承接广东省转换产能的理想之地。东盟国家自然资源丰富:东盟各国临近赤道,大部分地区水热条件优良,在农产品种植、加工方面历史悠久、经验丰富,能为广东庞大的人口规模提供必备的资源要素。

  (四)威胁(T)从历史发展的经验教训来看,与一地的经贸发展越是密切,愈容易受到该地区(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变化的影响并存在以下问题:东盟各国社会与政治冲突频发:部分东盟国家政治体系不稳定、地方势力尾大不掉、地方政府官员作风腐败、工业基础薄弱、生态环境脆弱导致投资风险较高。科技合作水平低下。四、“一带一路”倡议下广东东盟经贸发展对策建议

  (一)国家政策帮扶

  中国与东盟的合作源远流长,历久弥新。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快速实施,广东与东盟贸易的合作度上也日益升温。同时国家也在逐步完善与东盟各国的顶层设计,争取扩大双方在经贸领域的影响力。在争取国家重点项目支持方面,邻省广西、云南就实践出了许多优秀的经验。通过经验学习,广东应当遵循国家重点部署,规划承接更多国家重点项目,并且争取更多项目进入国家总体篮子。

  广东拥有广州南沙自贸区、深圳蛇口自贸区、珠海横琴自贸区三大自由贸易实验片区,突出重点建设这三大片区是引领全省新一轮对外开放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在远洋航运领域,要积极争取中国远洋、中国海运等大型远洋船舶运输公司的港口、码头投资建设;在航空空运领域,积极争取航空主管部门和中国南方航空有限公司的国际航线的运输力度。

  参考文献:

  [1]蔡立辉,梁钢华.“一带一路”与广东东盟经贸合作的深化研究[J].学术研究,2019(06):43-51.

  [2]张晓,白福臣.广东与东盟“四位一体”科技合作模式研究——基于海上丝绸之路建设视阈[J].广东开放大学学报,2018,27(01):28-34.

  [3]何梦羽.“一带一路”倡议下广东省经济发展SWOT矩阵分析[J].企业科技与发展,2017(12):23-25.

  [4]左晓安.粤港澳合作转型与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演进方向协同发展[J].广东社会科学,2015(04):92-100.

  [5]邵玉华,毛慧.“一带一路”倡议下广东-东盟互联互通货运通道建设对策的探讨[J].铁道货运,2016,34(03):1-5.

  作者:张铖高戈张珺